历史 | 纪念“九·一八” 你应当铭记的四个“第一”

  1931年9月18日夜里,日本关东军炸毁位于柳条湖的一段南满铁路,反诬为中国军队所破坏,并以此为借口,炮轰东北军驻地北大营,进攻沈阳城,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爆发。

王铁汉:他打响抗日第一枪

第一个被打死的日本侵略者:新国六十三

在沈阳九一八历史博物馆有两张尚未公开展出的原版照片,一张是侵华日军为新国六十三修建墓碑,另一张是日军在他的墓前默哀。

△侵华日军为新国六十三修建墓碑

新国六十三,日本关东军奉天独立守备队第二大队步兵伍长。1931年9月18日夜里,死在驻守北大营的东北军枪下,成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中第一个被打死的日本侵略者,永远留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

历史 | 纪念“九·一八” 你应当铭记的四个“第一”

  △日军在新国六十三墓前默哀

北大营屈辱夜收到不抵抗命令

北大营之夜是屈辱之夜,也是点燃中国人民抗日怒火之夜。1931年9月18日夜里十点二十分,日本关东军蓄意炸毁南满铁路沈阳柳条湖段。随即,驻“满铁附属地”的日军用重炮轰击北大营,驻扎在文官屯的日军向东北军独立第七旅的驻防地北大营进犯。

△北大营营房旧址

刚刚就寝的东北军官兵,慌忙起床应变,纷纷要求与日军拼个你死我活,却接到了“不抵抗,等候交涉”的命令。

王铁汉下令猛烈还击日军

正在家中的620团团长王铁汉骑马赶到北大营,他义愤填膺地表示:“敌人侵吾国土,攻吾兵营,斯可忍,则国格、人格全无法维持。”

△下令猛烈还击日军的620团团长王铁汉

面对三面包围,王铁汉令620团向日军进行猛烈还击,从南北两侧出击,掩护战斗部队从东面撤退。凌晨四点左右, 620团成功突围,转移到东大营。清晨5点30分,北大营陷落。北大营之夜,孤立无援的东北军第7旅爱国官兵伤亡335人、失踪483人。

张占元:“九·一八”主动抗日殉国第一人

在1931年9月18日夜,时年25岁的张学良卫队旅的连长张占元,面对不抵抗命令,奋然身先士卒率部直接进攻入侵日军,成为在九一八事变中,第一个主动抗击侵华日军而英勇殉国的中国军人。

日军炮轰北大营 他率部主动进攻

张占元,字冠一,1929年毕业于东北讲武堂第九期步兵科,进入张学良卫队旅。九一八事变前,张占元已经升任上尉连长,所在部队就驻扎在北大营东侧500米旧无线电台院内。

1931年9月18日夜10时许,日军炮轰北大营,张占元带领部队利用黑夜通过乱石山火车站南方的道口转移,在行至距铁路路基百米时,遭遇到早已埋伏好的日军。由于接到不许抵抗的命令,部队本该绕开敌人撤退,但张占元却奋然选择了主动进攻。

张占元部下回忆“九·一八”当晚情形

作为张占元的部下,曾任张学良卫队旅二团二营五连排长的赵明义回忆道:“我们连长张占元,令同我走在前头,绕过敌军的阵地向西走,张占元对我说铁路上的敌军不多,我们攻击他!随即张占元即带头率部向敌人猛冲,距敌百米时,日军发现铁路西侧由我军攻击其背后,我们连排长同时负伤,只得放弃进攻撤出战斗。当退出20里外的阿吉堡时,张占元因伤势严重不及抢救死去。”

△赵明义回忆当晚情形的文章

在著名爱国将领,东北义勇军的缔造者之一的黄显声将军的回忆中,也证实了在九一八事变当夜,张占元率领所部的讲武堂学兵主动进行了抵抗。84年过去了,对于以张占元为代表的,在九一八事变当夜主动抵抗日本侵略者而献出生命的那些爱国官兵们,历史不会忘记,后人理当铭记。

《义勇军进行曲》:辽西“义勇铁骑”的铁血誓言

聂耳创作《义勇军进行曲》与辽西抗日义勇军密不可分

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义勇军进行曲》正式发表80周年。经多名专家实地考证,《义勇军进行曲》的创作与1933年2月底,聂耳到现在的辽宁省朝阳市建平县朱碌科镇慰问辽西抗日义勇军密不可分。在前线,聂耳听到了义勇军将士们在唱辽西义勇军的誓词,其中最响亮的口号“就是不愿做奴隶的人们,起来,用我们的热血铸成我们新的长城!”

高鹏振组建民间抗日武装 写下辽西义勇军誓词

辽西义勇军的誓词出自锦州黑山人高鹏振之手,1931年9月27日,“九一八”事变发生后的第九天,高鹏振在黑山、新民交界地区组建了民间抗日武装“镇北军”。

1931年10月10日,高鹏振将“镇北军”改称“东北国民救国军”,并宣读誓词——“起来!起来!不愿做亡国奴的人们!民族已危亡,山河已破碎!留着我们的头颅何用?拿起刀枪,携手并肩,冒着敌人的枪林弹雨向前冲!用我们的身躯筑起长城。前进啊!前进!前进!豁出命来向前冲。杀!杀!杀!”

《义勇军誓词歌》广为流传 高鹏振为国捐躯

铿锵有力的誓词很快被谱写成了满江红曲调的《义勇军誓词歌》,因其特别能够反映当时义勇军官兵和广大群众同仇敌忾的抗日心情,所以这首歌很快就在战士官兵中流传开了。从1931年到1937年,高鹏振率领抗日义勇军与日伪军战斗几十次,消灭日伪军500多人,俘虏100多人。他的骑兵部队被民众誉为“义勇铁骑”,日伪当局称高鹏振为“辽西悍匪”,将他同杨靖宇、赵尚志等一起列为“满洲国整肃的重点”。

1937年6月23日由于叛徒出卖,高鹏振为国捐躯,年仅40岁。他率领抗日义勇军的英雄事迹被写成题为《血战归来》的文章,刊登在了中华苏维埃机关报《红色中华》上。

沈阳九君子:向世界“呐喊”

国际联盟派团调查真相 日本企图掩盖事实

九一八事变后,日本拼凑伪满洲国,妄图掩盖侵略事实。国际联盟委派李顿率领“国联调查团”到中国调查“九一八事变”和“满洲国”的真相。日本侵略者一边实行白色恐怖,一边销赃灭迹、编造假情况,甚至特地编印了一套《想定问答集》,要求东北民众只能照此回答。

共产党地下党员冒死收集证据

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公开身份是银行家的巩天民和其他八位沈阳的知识分子自发秘密组成“国联外交爱国小组”,冒死收集证据。为了拍照取证,因为相机快门按下去会有声音,巩天民就借着汽车经过的时候,在声音的掩护下拍下照片。可是当时的汽车很少的,等了很久才会来一辆,就这样拍下了一张张珍贵的照片。

爱国人士奋斗40多天制作英文真相“TRUTH”

在腥风血雨的沈阳城里,九位爱国人士就这样秘密奋斗了40多天,照相、复印,搜集了大量证据。之后又编辑整理、翻译成英语,形成了一份400多页英汉双语汇编文件。参与者张查理的夫人赶做了一个蓝缎子外皮,用红丝线绣上了英文真相“TRUTH”。“TRUTH”全部采用原始性、实证性的罪证材料,包括九一八事变时早有计划的侵略行为、日军在东三省肆意杀戮百姓,炮制伪满洲国。

秘密文件成为日军侵华行为定性重要依据

文件准备妥当,但还有特别关键的程序。根据国家法庭的原则,提供材料者必须在文件上签字。这9位爱国志士毫不犹豫,郑重签下名字。几经辗转,在外国友人帮助下,他们终于将这份名为“TRUTH”的生死文件当面交给了“国联调查团”团长李顿,并与李顿秘密面谈。这份材料成为《国联调查团报告书》对日军侵华行为做出定性的重要依据。

日本侵略者逮捕九位爱国志士

1932年9月,42个国家同意《国联调查团报告书》的结论,这是国际上第一个对“九一八”事变定性结论的文献。日本恼羞成怒,退出国联。怀恨在心的日本侵略者经过长时间的秘密侦查,1935年10月逮捕了巩天民等九位爱国志士,进行了数十天的严刑拷打,但他们始终没有吐露半个字。后人尊称他们为“沈阳九君子”。

“TRUTH”保存在联合国 沈阳存有翻拍版本

“TRUTH”一直保存在联合国。2000年之后,巩天民的后人开始寻找祖辈用生命换来的珍贵材料,终于在日内瓦联合国总部见到“TRUTH”的原件。这个小小的蓝布包里蕴含的内容和背后的故事,让巩家后人震惊和感慨,他们把原件完整的翻拍了下来。回国后,巩家后人根据所拍摄的照片,真实还原了一份“TRUTH”,2010年捐赠给沈阳九一八历史博物馆永久收藏。

“沈阳九君子”名单:

巩天民,1887年生,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山西大同人,银行家,当时与荣毅仁并称“南荣北巩”。

刘仲明,1893年生,辽宁葫芦岛人,伪满前的奉天医专副校长,东北医学界名人。

毕天民,1899年生,黑龙江赫哲族人,英国剑桥大学公共卫生学和医学博士,后又获日本京都大学医学院博士学位。

于光元,1899年生,山东烟台人,1921年毕业于奉天医科大学,1925年获英国爱丁堡大学医学博士。

张查理,1895年生,山东蓬莱人,1918年留英归国任奉天医学院教授、院长等职。

李宝实,1900年生,吉林梨树县人,1918年考入奉天医专学校,1929年获英国爱丁堡皇家大学研究生学历,1932年回国参加抗日救亡斗争。

张韵泠,1895年生,辽宁辽中县人,毕业于奉天两级师范学校本科,与抗日名流阎宝航是同班学友,1931年燕京大学毕业后参加抗日斗争。

刘仲宜,早年留学英国,回国后创办奉天同仁医院,任院长。因参与“国联外交救国活动”被捕入狱,惨遭酷刑折磨至精神失常。

邵信普,曾任营口银行经理,与巩天民是老乡,共同参与了“国联外交救国活动”。

原文链接http://www.zhihuibb.com/xinshang/5863.html

您可能对以下内容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