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大佬那些与室友们的青葱记忆

:凭借自己的一丝天赋以及异于常人的付出,昔日的青葱少年借势而起成为了如今的行业大佬。而那些和他们有过故事的室友,在冥冥之中起到了催化剂的作用。

不知不觉中,又到一年毕业季。在青葱的学生时代,宿舍是留下记忆最多的地方,我们和室友在那里度过了至少40%的时光。在学霸众多的互联网大佬们身上,又会有怎样的宿舍回忆,他们和室友又擦出过什么火花呢?小内今天来跟大家八个痛快。

互联网大佬青葱记忆

  一个好汉三个帮

创业,从来都不是孤胆英雄靠单枪匹马可以做成的一件事情。大佬们纵有惊世之才,若无贤臣良将相伴左右仍难成大业。而那些辅助他们成事的得力伙伴,有不少其实就是学生时代的同学甚至室友。

谈到室友共同创业,恐怕大家立马想到的该是扎克伯格在哈佛和他的三位室友从Facemash“误打误撞”创立Facebook的故事。可历史往往总会被人为修正,本也是“FB兄弟连”成员的乔伊-格林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不为人知。如果不是小扎后来经过“三顾茅庐”邀来他正式加盟Facebook,这位天才恐怕就会因为老爸的反对而被掩盖在历史的尘埃中了。

相比而言,鲍尔默比格林要幸运多了,在哈佛读书期间他也遇到了一位日后的硅谷英雄——盖茨。尽管当时他还只能围观盖茨和亚伦这对极客死党耍威风,但凭借在电影、歌剧上的共同爱好这俩狂人很快成为了莫逆之交。和格林一样,鲍尔默并没有随着盖茨肄业而去,理由竟是舍不得任职的哈佛橄榄球队。不过,他在攻读完MBA后还是妥妥地投奔Bill而去。后来,他出任总裁,接班CEO登上人生巅峰,却又黯然下课,如今已是NBA快船队老板,堪称传奇。

硅谷好基友们都这么铁,其实咱国内的也不差。号称 “史上最倒霉创业者”的王兴,其实一点也不倒霉。他之所以可以“九败一胜”离不开王慧文、赖斌强这对同寝好兄弟的风雨相随,他们如今不但已把美团做大而且还将越做越强。小内发现,在互联网圈,从清华园走出的兄弟帮数量相当多。比如,计算机96级的周枫、王小川、许朝军,他们在1998年被归国的陈一舟打包带走加盟了Chinaren,后来三位都成为了行业的肱骨扛把子。

在他们隔壁的北大,当年也曾有过如桃园结义般的创业兄弟,张向东、邓裕强、常映明三人便是从燕园出发,以3G门户的名义在互联网行业书写了属于自己的传奇。只不过,在公司江河日落的情况下,昔日的铁三角已物是人非。相比而言,著名的“中国合伙人”之间羁绊就深得多了,虽然徐小平、王强早已携手创立真格基金而去,但不甘落后的老俞也在去年创立洪泰基金而来。

作为曾同住一个屋檐下的室友,感情自然要深过桃花潭水。可共同创业并不比联机打游戏,需经历的挑战要严峻得多。在矛盾、分歧乃至利益纠葛的影响下,能一起走到最后的人少之又少,毕竟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

 命运扭转,只因那一句话

虽然室友具备成为创业伙伴的先天条件,但真正能成为合伙人的少之又少。很多人虽然与未来的大佬毕业后就此别过,可他们当年的一句话却在不经意间改变了对方的命运轨迹。

小内最近看到喜迎十二周年的京东打出了“没变”之口号,但没有刘强东一路来的蜕变,根本不会有如今“十二年不变”的京东。刘强东曾坦言他报考人大是为了以后当官,而选择社会学则实属机缘巧合了,正是这巧合决定了他的人生命运扭转。当年他有位室友苦追一女生几年未果,最后却落得一个“拒绝你是因为社会学找不到工作”。因此事备受震动的刘强东随后就辅修了当时最具前途的计算机,由此才走上了IT之路。

类似的事情,小内还知道张朝阳也曾栽倒在石榴裙下。当年他高分考入了科学家的摇篮清华物理系,后来还以第一名拿下了李政道奖学金,堪称状元中的状元。可唯独在恋爱上张朝阳却败得的很惨,他由此而非常萧条失落。室友担心他想不通寻短见,就开导他说自己失恋也挺痛苦但总归得振作起来。从此,一路奋起的张朝阳就直奔MIT而去。再后来,他创立搜狐成为了最早的互联网弄潮儿的故事大家便都知道了。

比起上面的前辈,一加手机创始人刘作虎算是被室友坑了却因祸得福。想当年,这位湖北伢在浙大是位品学兼优的天才少年。别人都在忙着备战考研、找工作时,他却早已被导师推荐保送读研。可就在这个关头,室友站出来“坑人”了,刘作虎被他请去做枪手替考。他不幸当场被老师认出,保研资格也被取消。但正因如此,没能读研的刘作虎在学长的邀请下毕业后加盟了 OPPO,这才有了现在的“一加虎哥”。

关于室友的一句话,小内还知道这么一个另类的故事。话说陈一舟从王兴手里接下校内网的时候并未考虑过更名,因为这毕竟是一个校园SNS网站,可后来发生的一件小事却让他不得不考虑要不要改个名字。某次一位员工向他大吐苦水,说自己的铁杆室友无论如何劝说也不愿加盟,因为“校内网”这一名称不符合他的白领精英身份。就是如此狗血的理由,让校内网在后来摇身一变成了人人网。

历史的确总是在不经意间被左右,室友有心或无心的一句话,却暗中促使了大佬们日后的豹变。而当年那些陪伴过大佬的人们,如今却已不知身在何方。

谢室友“不杀之恩”

记得前些年,关于室友关系不和而生的校园惨案屡屡发生,以至于“谢室友不杀之恩”都成为了网络流行语。我们下面自然不会聊那么血腥的话题,要说的是大佬室友们的那些“不杀之恩”。

随着小米Note顶配版正式发售,雷军之前的 “Are you OK”风波总算是被盖去了。大家都知道“雷布斯”当年是武大学霸、天才码农,但很少有人了解他在加盟金山前的艰苦创业岁月。有次,他编软件直到凌晨四点,不巧电脑突然死机了,文件却尚未保存完毕。由于第二天必须给人演示,已经来不及重写,当时雷军几乎都惊呆了。恰巧室友这时醒了,马上帮他从硬盘里的第一个扇区找起,迎着东方初生的旭日,代码终于全部找回。是码农室友拯救了雷军,拯救了金山,拯救了小米。

虽然在移动互联时代,曾经的硬件霸主英伟达不再那么风光,但老黄的“核弹”依旧极具威力,就连王思聪都配了个四卡一体放在主机里。话说黄仁勋与弟弟在少年时期就被父母送到美国寄宿,两人当时辗转来到肯塔基州的一所乡村学校。可不巧的是,学校其实根本就是所少年教养院,他的室友都是刺青遍布的“九纹龙”。但黄仁勋却带着弟弟顽强地适应了过来,他不仅和“九纹龙”和睦相处,甚至还教别人读书。当年面对如此情况都化险为夷,Tegra的不顺根本动摇不了老黄的那颗坚强的心。

黄仁勋是面对不良少年,而马斯克则简直就是室友心目中的混世魔王,他在宾大读书的室友曾以“他是一个疯子般的创业者”来评价他。马斯克当时先通过为公司撰写商业方案来获取收入,然后选择把与室友把合住的房子临时租给别人举行大型派对作为最初的创业项目。这样扰民的疯狂举动不时引来警察叫停,而每次阿Sir前来质问时,他竟总能故作冷静地回应。或许正是这样的一个冷静的疯子,才造就了日后的特斯拉和SpaceX。

同样被认为是不可思议的疯子,GoPro创始人伍德曼可算是一诺千金了。当年他说要做一款“没有对焦” 功能的运动相机时,室友们都认为他疯了。但自信满满地的他还是坚持了下来,而室友达纳不仅表示理解还一路相随创业。备受感动的伍德曼曾表示,一旦自己出售任何公司股份,将赠与达纳10%作为感谢。最近,这个十年的诺言终于兑现了,他送给了达纳价值2.29亿美元的GoPro股票以报“不杀之恩”。

作为同在一个屋檐下的伙伴,室友之间的互帮互助其实都是发自内心的举动。不管是帮你恢复硬盘数据,还是一路追随相助,他们并非在图什么利益之回报。毕竟是好兄弟,往往只要一个眼神肯定,室友的付出也就有了意义。

虽然,大佬们在学生时代的这些故事现在看来都非常传奇,可当时的他们正同如今校园里即将毕业的莘莘学子一样,不过也是人生旅程上的逐浪儿。凭借自己的一丝天赋,凭借异于常人的付出,他们借势而起成为了行业大佬。而这些同他们有过精彩故事的室友,冥冥之中起到了催化剂的作用。

我们在一生中会有无数次相遇相逢,尽管人来人往,学生时代的室友一定会在心头占据一份不同的位置。虽然他们中的多数都没有成为“大佬催化剂”,但这群同吃同睡的伙伴必定会让我们终生难忘。

您可能对以下内容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