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站队的一地鸡毛

办公室站队的一地鸡毛

2013年夏天,经过一个多月繁琐的面试,我跳槽进入一家总部在洛杉矶做投资的杭州分公司,负责新项目。入职第一天,心情很愉快,办公室宽敞,工作轻松,薪资不低,上无领导指手画脚,下无新人需要指导,仿佛找到了一个一辈子不用挪窝的萝卜坑。

中午热情的同事带着熟悉了一下周边环境,茶足饭饱之余我们坐在星巴克谈天,话题从介绍公司情况渐渐变成了八卦同事。这个由策划A人事B财务C组成的海归三人小团体朝我伸出了橄榄枝,从不抱团站队的我微微一笑,听她们吐槽本土董秘D小姐如何人见人厌,但并不打算加入。

午 休过后,形势急转而下。正埋头熟悉资料的我,面前突然有人丢了一份文件过来,抬头看是传说中人见人厌的董秘D——麻烦你帮我传真给市委xx部门谢谢。说话 很客气,但态度很强硬,丢下文件头也不回就离开了。(后来才知道此人不会用传真机且深受排挤无人愿意帮忙,屡屡碰壁找我作为突破口。)

想着不过小事一桩,就走去传真区顺手帮个忙,刚站起来就听策划A说:“不要理她,让她自己来发!” 啥?!我回头看,却见她一脸严肃,不像是在开玩笑。A是老资历,隐隐领头人,得罪不起。

她继续补充道:“别帮D发,出了错还要你负责,D自己不来发就等着挨骂。”看起来是一腔好意提醒不要乱帮忙免得出错要背锅,但稍微有点智商的人都明白个中暗示:这是要站队了。

犹豫间来了电话,是D,开口就假托老板来问传真发过去了没有。

速度可真快啊,短短几分钟就在老板面前备案,把锅正式丢给我了。

挂了电话感觉办公区一片宁静,人人在无暇旁顾地忙自己的事,好像司空见惯又都竖着耳朵在等笑话。

一个催着发,一个不让发,斗争白热化,都要拉壮丁下水,左右夹击,步步紧逼。这种低级而熟悉的手段自我小学毕业后就绝迹了,没想到十几年后居然卷土重来。这种战五渣要是在游戏里,我一刀能秒5个。

手段虽然很LOW,后果却很严重。

不发,赢得了小团体加盟门票,但等着被老板责问。

发, 则不容于小团体,以后被花样排挤板上钉钉。

策划A不动声色等我做决定,脸上却露出叶良辰的招牌表情:我没办法开除你,但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活不下去,如果你想试试,良辰不妨陪你玩玩儿!

感受了整个世界扑面而来的恶意,中午明明还在谈天说地,下午就挖了个大坑,要么踩踏他人来递投名状,要么就自己跳下去死。想我五讲四美大好青年智商爆表,努力读书十几年,只想安安静静上班赚钱,还没来得及大展身手,上班第一天居然就要被一份传真逼得卷铺盖滚蛋了。

在怒砸传真机和辞职回家两者之间徘徊,讲真,这么LOW的办公室,一分钟都待不下去,要么砸完传真机再走?想想就觉得很爽,可是这么走实在太憋闷了,以后传出去还怎么在江湖混。

天无绝人之路,死盯着文件半天,终于找到了一处纰漏。

虽然可有可无,但形势所逼,死马当活马医了。

先去问策划A:文件有一处错误,要不要修改。策划A表示你自己决定咯。

呵呵,滴水不漏,说要逼你站队就绝不松口。

又打电话给董秘D:文件有一处错误,要不要修改。董秘D表示你拿过来我看看。

呵呵,又不是下属汇报工作,爱来不来,我反正不去。

等了两分钟,董秘D不出所料并没有来。

说真的,她要是来了,这戏还怎么演。赌的就是A不伸援手、D态度敷衍我不得已之下才上达天听。

于是为表郑重打电话给老板,陈述了一下传真前突然发现文件有问题,但是不敢擅自改动。

挂掉电话老板片刻就到了,幸好,“谁都会敷衍只有老板自己不会”这条法则果然有效。老板拿起文件仔细研究了一下,当即坐下认真修改。

事情发展到这里,这个坑已经有惊无险跳过去了。随着老板的到来,整个办公室氛围一下子变得严肃又不失活泼,有眼力劲的人早已按捺不住抢着接过去发传真。老板临走前不忘表扬我们工作态度认真负责。

至此逃过一劫,绝处逢生,又多活了两集。

后来听说前几天入职的妹子就是这么被逼走,可惜,来都来了,好歹撑到她们两败俱伤开始唱片尾曲了再走啊。

有 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抱团站队这种事,几乎全天下办公室都有。虽然抱团后阻力减半,可是一旦站队,马前卒并不好做,要求指哪打哪,高度配合领头人,全方位刺 探踩踏丢锅挖坑等等。黑锅这种东西,如果因为不肯站队不幸落在了身上,自己不想背,又不想害人,就丢给老板吧。冤有头债有主,不服找政府,干完这票我再 走。

————你们要的后续———

其实不想写后续,虽然吹牛说只用了两个月,兵不血刃一刀一个,送她们离开,但其实过程并不那么顺利,后续的损招好几次都躲不过,很丢脸。

省略掉一些前戏,直接说致命一击了。

董 秘D虽然态度倨傲惹人厌,但非常喜欢吹嘘老板如何器重,以此来踩其他同事。尤其出差在外,往回打电话总是不经意间地炫耀老板对她如何好如何体贴如何千依百 顺,好像一点也不怕人误会她和老板的关系。那一天,她电话打进来的时候,恰好老板太太来办公室询问财务问题,我左手拿手机,右手拿着笔,没有手接电话,于 是,按下了免提…………(以下省略一万字)

策划A自从董秘D扫地出门后,地位陡升,一时风头无两。为了和地位匹配,想加工资,奈何试探老板 几次,都没有成功。于是串联我(一个冉冉升起被老板器重的人)一起去找老板要求加薪,否则罢工。她习惯强制绑架别人来达成她自己的利益,不管别人的死活。 于是罢工谈加薪的那天,我突然不想上班,所以根本没去…… (以下省略两万字)

这次挟同事以令老板的加薪,据另一位同事转述,老板刚听了两个字就直接说那你走吧。

她们滚蛋后不久,我也辞职了。

现在回想起来挺大快人心,但是当时身在局中,左右夹击,十分煎熬。

至于为什么辞职,其实原因很简单,因为深觉智商不够用,侥幸赢得一局,不敢多待,赶紧跑路换个地方,安安静静搬砖,与世无争。

–———–全剧终—————

您可能对以下内容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