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我没时间和精力去淘宝上买东西

马云:我没时间和精力去淘宝上买东西

  双十一刚刚落幕,912亿的单日成交额刷出了新纪录, 阿里在感谢亿万剁手党的同时,马云最近却在一次媒体采访中表示,自己没有在淘宝上买过东西,究其原因是没有时间和精力去花钱。当然,聊网购不是最重要的, 马云重点阐释了企业不断壮大中如何处理与政府之间的关系,间接回应了此前虎嗅《从国家工商总局局长“预祝阿里双十一成功”,看互联网公司与政治权力的距 离》一文的疑问。

马云认为,中国的政商关系敏感,是因为政府作为驱动政治、经济、社会各方面发展的主体,手里掌握着大量的权力,商人在 中国还不是主流,很多商人是被看不起的。随着社会法制、市场经济体制的健全,商人的自信和对自身价值的认同,政商关系一定会变得越来越健康,“不行贿”是 企业最基本的底线。马云表示,阿里与政府的关系是建立在为中小企业、创业者说话的基础上的。

此外,马云还对阿里为何不做帝国,做生态的话题进行了解答。本文转自新京报,原文标题《马云:中国断腕反腐 受贿和行贿须“两头堵”》,作者贾鹏、林其玲,下文有删节。

新京报:外界关注这个话题,其实更多是在关注政商关系,你怎么看待现在的政商关系?

马云:中国的市场经济发展了30多年,到现在还不够完善,法制环境也不完善。在这种环境里,人心比较浮躁,价值体系、价值观的定力还不够,而市场经济却在高速发展,在这样的背景下,政商关系出现所谓的混乱,也是正常的。

经济高速发展,没有完善的法制环境、市场体系、价值观体系,就像营养丰富的地方容易滋生细菌,道理是一样的。很多国家和地区都有这个过程,美国有过,日本有过,香港也有过,廉政风暴我们在电视剧里都看过。只是人家是过去有,我们现在有,到了该解决的时候。

新京报:解决这个问题的路径是什么?

马云:随着社会法制、市场经济体制的健全,商人的自信和对自身价值的认同,政商关系一定会变得越来越健康。

中国的政商关系敏感,是因为政府作为驱动政治、经济、社会各方面发展的主体,手里掌握着大量的权力,商人在中国还不是主流,很多商人是被看不起的。我和那些年轻的企业家讲,这种情况下,我们如果自己看不起自己,那就更没人看得起我们。

新京报:你更希望商人通过身份觉醒,改善这个关系?

马云:我们创造财富、创造税收、完善社会,让普通人有尊严,商人在整个社会的发展过程中,是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不能说中国进入了商业社会,而自己的思想还停留在农耕时代。他指出,阿里与政府之间的关系,建立在为中小企业、创业者说话的基础上。

从政府手里要资源,这种企业没出息

新京报:总理座谈会你参加了好几次,你是怎么处理自己和政治的关系的?

马云:这个确实有,但在我看来这更多来说是一种责任,是作为企业家(在政府面前)发声的责任。

新京报:针对什么发声?

马云:向政府提出我们对经济的感受和思考。政府是协调治理社会发展的主体,商人是经济活动的直接参与者,“春江水暖鸭先知”,我们有责任告诉官员,实际情况是怎么回事,下面的水(经济状况)比你想象的烫还是冷。

我要代表我的客户,那几千万的中小企业,他们是中国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必须代表他们讲讲对经济环境的看法和感受,企业家应该成为经济活动的科学家。

新京报:这很容易被外界理解为阿里巴巴争取资源的好机会。

马云:今天你们看我任何一次与政府间的交流,我们任何一次发声,都是希望为中小企业说话,为创业者说话。

新京报:这算是你和政府之间相处的边界吗?

马云:这是原则。我刚成立公司时就说过,如果一个企业总是想着从政府手里争取资源和利益,是不会有出息的,企业也不会做好,企业应该想着向市场要利润。

新京报:企业和政府打交道时,双方应该保持什么样的关系?

马云:政府和企业应该相互尊重,政府要做好政府的事,企业就要把就业做好,纳税做好,把员工的生活照顾好,把客户照顾好。

阿里不做帝国,做生态圈

新京报:阿里现在涉足影视娱乐、还投资足球和媒体,也是这个生态圈的一环?

马云:娱乐是一种很重要的非物流电子商务,GDP里面如果加上娱乐和体育,中国的经济才能持久,在GDP里,如果这两块占了一定的比重,国家就很牛了。

新京报:收购优酷、投资恒大淘宝足球队,就是出于这个考虑?

马云:未来10年,我们关心的是“happiness and health”,娱乐和健康。比如今天的雾霾为健康埋下了隐患,在未来20年,我们会为今天的污染付出惨痛的代价。为了面对未来的问题,我们做了大量投资,比如阿里健康。

另外你们看到今天谁都不高兴,无论有钱的没钱的,当官的不当官的,我们如何让人们有更好的精神追求?人都有两样食物,一种是吃进嘴里的粮食,一种是耳濡目染的精神食粮,阿里既然影响了那么多年轻人,就要为他们提供优质的文化产品,不是整天看神剧。

新京报:有没有阿里不想做的?

马云:房地产我们就不想做。其实阿里不做的东西有很多,我们做的一切都是围绕着小企业的生态环境,我们从来没说阿里是一家电子商务公司,阿里不做电子商务,而是帮 别人做电子商务。比如阿里从来没自己买东西、卖东西,而是帮别人卖得更好、买得更好、管理得更好。阿里做投资也不是自己做,是让别人做。

新京报:但现在有种声音,认为阿里投资的很多公司,发展得并不理想,因为阿里很强势。

马云:不理想吗?比如UC现在的发展势头不好吗?高德地图过去没超过百度,现在超过了不好吗?我们只是没宣传而已,买来的零部件装在身上,一定不如身体自带的零部 件自如,但这么做就是为了让别人成功。当然,有时尽力了也未必成功。企业界失败的案例太多了,世界上任何一家公司的并购,不可能每一个案例都成功。

新京报:你用淘宝买过东西吗?

马云:我没在淘宝上买过东西,说到底我没有时间和精力去花钱,但我会关心淘宝,听别人怎么说。

新京报:很多人会觉得,马云改变了很多人的生活方式,影响已经超出企业家的范畴了,这种定位和你对自己的认知一样吗?

马云:生活方式不是我改的,是我们的团队,是无数的年轻人把生活方式变成了这个样子,这里面跟我有没有关系,也有一点,就是把年轻时的想法付诸实践。

我很高兴阿里影响了中国的年轻人,我们今天的很多努力,就是让中国的年轻人更乐观地看待未来。但衡量阿里是否成功,未来20年到30年,还要看对世界有多大的影响。如果只有我一个人,我不会有这个想法,现在阿里有34000名员工,我觉得可以考虑考虑。

您可能对以下内容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