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贴大战开打 谁会成为美业的滴滴?

补贴大战开打 谁会成为美业的滴滴?  又有一个公司要关张了,爱拼车。在科技媒体们撰写的墓志铭中,爱拼车衰亡的原因被猜测为缺钱。融资不到位,导致资金链断流。

不一样的时间,却有似曾相识的场景。摇摇招车在去年年中彻底关停了服务器。让人格外唏嘘的是,它是国内最早的打车App。同样的,摇摇的死因也类似。由于错过了腾讯的橄榄枝,才在滴滴和快的傍上大腿后疯狂补贴的时候,败下阵来。

事实上,死在打车O2O中的产品,还有嘟嘟、百米等。这些早逝者的墓志铭,就是幸存者的圣经。而出行又是标准化程度较高的场景,对其他领域的借鉴意义非常明显。例如外卖,或者美业。

  他们为什么害怕“滴滴”?

关门,有些时候是回天乏术,有些时候却是因为先见之明。

我有个朋友,他的上一个创业项目是美业的一个细分品类。让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今年年初,在没有亏损的情况下,他选择了关闭项目。

我去找他聊天,他说了原因,大意为他基本预见到了美业的未来。他认为和打车一样,这个行业最终一定会迎来补贴大战,刀光剑影后尘埃落定,必然是寡头格局。而且,所谓巨头必然会囊括整个行业,包括美甲、美妆、美发等。所以,只要你还留在市场上,无论做哪个细分,都不可避免要卷入这场恶战。

这不难理解。滴滴快的当年从补贴恶战中完整抽身,从此出租市场无人能出其右。然后自然的,业务从出租车做到专车,又做到快车、顺风车、代驾,甚至货车。他认为,在美业领域,这个未来的巨头会是河狸家。

无独有偶,我的另一个朋友,最近也刚转换了创业轨道,从代驾转为家政O2O。而让他放弃代驾的原因,并不是目前在代驾行业独占鳌头的e代驾,而是滴滴的介入。他甚至觉得,e代驾也迟早也要完蛋。那一刻我有点诧异,滴滴居然让人害怕至此。

这让我想起了雕爷最近到处鼓吹的“风口关闭”说。O2O的定律似乎是,一旦有寡头趋势出现,后入者和小玩家不仅要付出更多精力,还可能随时迎来灭顶之灾。

所以你或许发觉了,这里的“滴滴”只是一个代称。指那些在行业已经处于领先地位、同时又不差钱的魔鬼公司。

  不同入口的长短版

之所以重点讨论美业,是因为和出行相比,二者具备不少相似之处。

一是频率较高。这里的频次包括打开频次和使用频次。从下单的角度来讲,美业目前的频次必然低于出行,但打开频次可能并不落后多少,而女性本身容易冲动消费,最乐于为美丽买单,所以长远来看十分乐观。

二是补贴至上。移动互联网时代,用户的忠诚度在普遍下降。他们看重的不再是品牌,而是价格和体验。滴滴快的重新定义补贴后,外卖、美业等领域都在跟进。资料显示,53.7%的用户是因为价格优惠才使用美业O2O。

三是烈士众多。在苹果应用商店搜索 “美容”,显示有4864款应用;搜索“美发”,有1212款应用;搜索“化妆”,有3016款应用;搜索“美甲”,有713款应用。但其中相当部分已经无法下载。都以为门槛低,却不知尸骨也多。

如果把用户看做点,服务看做面,纵观整个美业,基本呈现为三种业态。

一是58到家的“多点对多面”式。58到家目前的服务有美甲、保洁、搬家、按摩等。好处是覆盖的用户群更广泛,但似乎每个单品的权重被削减了。另外,学而思创始人、珍品网CEO曹允东最近说了一句话,“告别pc时代后,很难再产生百度这样的大一统入口了。”放在O2O领域,这句话似乎也不无道理。

二是河狸家的“单点对多面”式。把手伸进女人的钱袋里,似乎是一条永恒的商业逻辑。她们不仅每月流血一次不死,永远觉得衣柜里少一件衣服,还会纠结于扮天使还是演小恶魔。此时多面服务的好处在于,这些服务可以形成联动,彼此促进。比如做完美甲顺便美睫,然后突然发现皮肤干燥憔悴,就丧心病狂地预订了最贵的美容。

三是嘟嘟美甲的“单点对单面”式。类似的产品还有美妆的“喜上妆”,美容的“小美到家”“美容总监”等。用流行的话说,他们足够垂直。但磁带的B面是,大量用户资源被闲置和浪费,尤其是美甲,以我这个用户做例子,两次服务之间起码间隔两个多月。连我都看到的问题,资本必然不会无视。

 补贴等于屠杀

我曾是个铁血爱好者,至今也会追刘猛的剧,哪怕永远只是剧情的重复和翻新。有句话我想不起出处,却永远记得。“骑兵打步兵,等于屠杀。”而让有钱人和穷小子pk补贴,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摇摇招车的一位联合创始人曾在一篇广为流传的文章中感叹:资本能让你活,也能让你死。

我问一个研究拼车的朋友,爱拼车为什么死了。没想到她反问我,为什么不死?她说,坐了那么多次拼车,一般听到司机说的软件就三个,嘀嗒、51和天天,很少听到谁说用爱拼车接单的。这种情形的产生,关键原因在于单量多少,而单量背后的一个重要因素是补贴。

终于,这场战火也要烧到美业了。不禁要佩服我那位我朋友,他所预言的补贴大战,终于要来了。

知名编剧雕爷宣称,要投入1亿补贴用户。我在河狸家上也确实看到,一些爆款产品已经推出,美甲19,美睫美容49。这些价格并非纪念日价格,是“长期补贴”,这四个字很容易把人拉回滴滴和快的的恶战岁月。

李开复之前在一次演讲中提到滴滴和快的,是这么说的。“滴滴打车和快的打车在过去一年就‘烧掉’24亿元人民币,听起来可能有点疯狂,但是在非常巨大的市场,领跑者的优势非常显著,所以砸钱是一个值得的赌注。”

开复老师说的一点没错。但砸钱有一个前提,就是要有钱。和滴滴快的的当时的胶着不同,目前美业市场上很难有竞品可以在河狸家后跟进抗衡。

公开资料显示,美甲O2O嘟嘟美甲目前的融资进度为A轮;美容O2O白鹭美为pre-A轮,美容总监为A轮,小美到家刚谈妥A轮;美妆O2O美到家为pre-A轮。和已经融完5000万美金C轮的河狸家比,底气都略显不足。

一直都觉得,雕爷和马佳佳是继凤姐后互联网的两朵大奇葩,最深厚的就是忽悠功底。不过作为一个大叔,他比年轻的马佳佳更毒一些。从雕爷牛腩、阿芙精油的先例来看,几乎每次都踩对了节奏。这次他的算盘打得很明显,清理市场。

滴滴和快的的合体背后是N个小公司的血泪。而之所以合体,是因为两家旗鼓相当,高手对决不能分胜负,却双双元气大伤。但在目前的美业领域,能这么烧的恐怕就这一家。对小玩家来说,没有奉陪的资本,但不奉陪就意味着用户流失。

所以,最后连收购或合并都可以省了,补贴大战就是屠城。

您可能对以下内容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