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热点

利润下滑,大幅减薪,三全要挣脱”疫情红利”

相比2020年的脱榜表现,2021年的三全食品略显沉寂。与去年初的市值峰值相比,目前的“三补”少于“二补”。如今,如何乘风破浪,寻找更高的增长点和价值点,成为这家公司必须考虑的课题。

业绩看似平平,股价却涨停。

日前,三全食品发布了2021年年报。公司全年总收入69.43亿元,比上年增长0.25%。营业利润8.14亿元,较上年下降15.45%;归属于股份的净利润6.41亿元,较上年下降16.55%。在整体营业收入中,公司零售业务收入占比下降至83.13%,餐饮业务收入占比上升至16.87%。

公告提到,在克服去年疫情高基数和二三季度市场疲软的影响下,公司通过持续存量产品和渠道结构调整、产品创新和效率挖潜等措施,第四季度实现了收入和利润的双增长。展望2022年全年业绩,三全表示,随着公司新的渠道布局和新产品储备的逐步释放,业务趋势向好。

从产品来看,三全传统速冻面米产品的营收绝对值和占比有所下降;但制冷和短期产品仍保持较高增速。财报显示,2021年,公司速冻面米产品收入60.32亿元,较上年下降3.19%;冷冻食品收入7.46亿元,比上年增长29.67%;制冷及短险收入1.23亿元,同比增长40.15%。

然而,毛利率的下降成为三全所有品类的难题。2021年,三全综合毛利率为26.95%,同比下降2.9个百分点。在所有品类中,速冻调理食品的毛利率降幅最大,为7.25个百分点;传统速冻面米产品的毛利率波动只有1个百分点左右。

分销渠道方面,2021年,三全直营电商业务收入1.59亿元,同比增速76.15%;而传统线下直营渠道则下降了15.78%,为16.17亿元。营收占比最大的发行模式仍在稳步上升,同比增长4.94%至51.24亿元。

费用方面,2021年,三全销售费用同比下降9.78%,至9.01亿元;管理费用同比下降15.91%至1.97亿元;财务费用下降43.26%,为935.91万元。对于费用的整体下降,三全解释为传统渠道结构优化、新渠道增长、人员工资和资金变动所致。

从数据本身来看,三全2021年的业绩并不亮眼。不过有意思的是,年报公布后第二天开盘,三全食品涨停,涨到了18.47元/股。可以说,从投资人的角度来看,三全的表现远远超出市场预期。

原因是三全全年营收虽有增有减,但去年第四季度业绩大幅提升,实现营收18.64亿元,同比增长8.24%;净利润2.41亿元,同比增长39.02%,环比增长超过300%。此外,当前国内疫情的波动虽然给经济和民生带来了较大冲击,但却为冻品等刚需食品创造了持续增长的动力,自然也为投资者对三全今年一、二季度业绩的预期带来了信心。

当然,企业基本面的积极变化,如新品类占比提升、电商等渠道快速增长、降费增效推进等,也是市场乐观的重要因素。毕竟多年来,产品创新乏力、新品销售规模小、渠道费用高等内部问题一直是制约三全发展的主要因素。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刚刚,三全食品发布了2022年一季报。2022年1-3月,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3.43亿元,同比增长0.4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61亿元,同比增长48.36%。出色的表现符合投资者的预期。

“老三样”的成长困境

近十年来,三全食品的发展遇到了很多瓶颈。比如龙凤食品的采购,拖了好几年,涉及的O2O生鲜项目也在“外卖大战”中被当炮灰,业绩一度达到低谷。

但2020年后,由于疫情反复,各地管控日趋严格;以及那些可以储存的食物,如冷冻食品、调理蔬菜、面条、面粉、大米等。,一夜之间被献上了“神坛”。随着速冻食品需求的非理性爆发,三全食品等速冻食品巨头的营业额和净利润也获得了大幅增长。

这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三全的业绩和转型压力,但也为疫情后企业的持续增长埋下了非理性消费导致的高基数隐患。

虽然,不少分析人士认为,行业内疫情集中度的提高,消费者食用速冻食品习惯的培养,为速冻食品头部企业提供了中长期持续向好的信心;但现实情况是,疫情过后,一些速冻食品龙头企业的业绩迅速下滑。

根据2021年第三季度各公司财报,味之香、三全、安靖、海鑫食品等公司业绩。显示出急剧的下降或损失。而三全、安井等企业“不得不”相继宣布涨价,部分速冻食品的调价幅度在3%-10%,这也是冻品企业内生动力不足的体现。

从去年底开始,疫情再度波动,似乎给饺子等传统冻品企业带来了又一次喘息的机会;然而,疫情毕竟不会永远持续下去。如何让消费者继续选择冷冻产品,仍然是整个行业和企业需要解决的问题。以速冻水饺为首的老三样冻品是三全的根基,但或许不是其长远发展的“支撑”。

在中国冻品市场漫长的发展过程中,传统的老三样冻品长期被“三全”、“思念”、“湾仔码头”三个品牌占据,其市场销售份额也合计超过50%。但近年来,水饺等冷冻产品同质化非常严重,导致老字号增长乏力。其中,三全饺子的弱势尤为典型。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近年来,速冻产品正在打破过去相同的产品特性,一些本土企业正在口味和风味上进行创新,变得越来越灵活。相比较而言,三全在这方面的动作要比思念慢,产品以中低档为主,缺少中高档产品导致盈利能力下降。高端私房菜饺子不好卖。早年推出的状元等高端产品并没有得到预期的市场反馈,上市不久就开始收缩市场。”

事实上,在疫情爆发前,三全业绩的主要增长力量速冻水饺在总营收中的占比就已经开始下降,2017 -2019年占比分别为37.78%、34.72%和24.84%。在饺子负增长,零售收入增长缓慢的情况下,2018年以来,三全的业绩增长有相当一部分来自餐饮渠道的贡献。

然而,从2021年下半年开始,我国餐饮企业的生存状况开始充满不确定性,很多餐饮行业中上游企业的财报也出现了一定程度的下滑和缓慢增长。展望未来,三全仍需调整和布局不断变化的新商业模式和业态。

打破游戏,从一个小而美的地方开始?

从底部看,准备好的菜更像是属于三全的“版本答案”。有意思的是,说到这几年的发展趋势,和三全相比,是曾经的“小弟”,同样是速冻米粉的安靖。准备好的蔬菜在安靖的成长过程中也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多年来,安井的主营业务是速冻米面制品和火锅料,也推出过调理水产品,但在市场上并没有引起太大的轰动。2017年开始,安井采取“曲线救国战略”,即切入速冻食品产品领域,推出油炸产品、豆制品、蛋饺、调理产品,短时间内实现业绩大幅提升。公开数据显示,2013年,三全营收比安靖高出约18亿,是安靖的近两倍;到2020年,安井将超过三全3900万元。

近两年,在疫情的“助推”下,以调理蔬菜为代表的快餐产品需求上升,迫使其向调理蔬菜转移。作为全球最大的单一消费市场,未来随着物流体系的完善和“最后一公里”的建成,熟食的发展前景不容小觑。目前国内预制蔬菜行业整体还处于发展初期,没有绝对的龙头,而有产能、有产品力、有品牌力、有渠道力的企业都有资格进入市场。

据三全相关人士介绍,早在2004年,三全食品就引进了全套日本无菌米饭蒸煮和常温蒸煮设备,开始深入研究米制品和菜肴的各种技术;2014年,三全生鲜工厂正式投产,随即成为7-11等便民系统供应商,研发生产各种米饭菜肴。这些能为消费者提供便利,满足消费者某些场景需求的食品,都属于预制菜的范畴。

展望未来,一位分析师认为,三全本身在速冻产品链上就有优势。其中,上游农业、畜禽、水产生产效率高,原料产量更大、更稳定;改进中游的食品加工和速冻工艺,满足保质期延长、产品口味稳定、风味多样的条件;下游“自建+第三方”冷链物流体系建设在核心都市圈,缩短了产品和服务的响应时间。这些都在一定程度上为三全食品进入预制蔬菜的轨道开辟了优势。

值得一提的是,近日,中国烹饪协会官方宣布,由湛江国联水产发展有限公司牵头的《预制蔬菜制品规范》团体标准符合立项条件,批准立项,进入公示阶段。当日,受利好消息刺激,预制菜概念上涨,掀起涨停潮。多只股票如志祥、中水渔业、前卫中央厨房、上海梅林、海鑫食品等。有涨停的,还有三全食品,国联水产等。已经跟进了。这或许也说明,虽然从去年开始,预熟食品已经“如火如荼”,但仍然有很好的想象空间。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梦无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aidc.com/5133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11-111-111

在线咨询:

邮件:info@111.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