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热点

新丽传媒,沦为阅文”工具人”?

与资本勾结从来都不是内容制作公司的上策,所以当依靠精品剧为生的新丽传媒以155亿元把自己卖给阅文集团的消息传出后,剧迷和股东都不高兴了。

对此,有业内人士对此次出售发表评论,称新力接手网文改编的烫手山芋未必是好事;对于腾讯155亿的收购价来说并不划算。消息发布后的第二天,雷丁股价从67港元/股跌至49.9港元/股。

不过,新力一开始还是拿到了一些好牌。2019年《生活的喜悦》爆红,2021年《我的女婿》爆圈。新力成为唯一一个成功突破男频网影视的选手。虽然《雪中送炭》没能延续《欢喜人生》的重头戏,但新丽已经成为了男频赛道的高材生。

硬币的另一面,新丽原创剧的制作机会越来越少。从《生活的乐趣》开始,新丽参与制作播出的八部剧,超过一半都是由IP改编的。市场几乎忘记了,新力曾经是传统影视制作公司的王牌选手。

过去几年,新力也未能幸免。投资6亿的《绿钗》至今无法上映。无论是翻拍还是搁置,都是新丽都的一大损失。

《227》风波过去两年,肖恩尚未完全翻盘,新力据说已与肖恩签下影视合约,其主演的《诛仙1》当年斩获4亿票房。但2022年之后,肖恩从没有出现在新力投资的剧组中。

被视为新力代表作的《生命的喜悦》是合并前的项目,严格来说并不是合并后的自然产物。

《名利场》不缺新故事。继《在人间》火了之后,新力的另一部剧集《风起陇西》宣布备案。从现实主义到古装战术,新力影视的纯原创作品迟迟没有推出,换编剧的档期排得满满的。

01 IP改编忙坏天价养子

原著小说《风起龙溪》出版于2006年。是马伯庸小说处女作,豆瓣评分8.1。也是马伯庸系列小说中评价很高的一部。

改编成剧集的《风起龙溪》也很值得期待。执导电影《作家的奥德赛》的杨璐担任导演,陈坤和怀特担任领衔主演。相比马伯庸的两部电影48集《长安最长的一天》和39集《洛阳纸贵》,只有24集的《西风东渐》。这个系列的长度决定了只要改编得当,大概率不会遭受之前作品节奏拖沓,叙述缓慢的困扰。

轻装上阵的不只是剧本身。在拥抱了华语世界最大的IP流量池后,新丽没有了“选题”问题,越来越频繁地在改编项目间打转。

IP改编的叙事框架虽然成立,但要想拍得好看,从小说到剧本是一个惊心动魄的飞跃。批量抄袭的厂家多如牛毛,点石成金的作家少之又少。

因此,业界普遍将《欢喜人生》的成功归功于王的编剧技巧,他厌倦了取其精华去其糟粕。事实上,为了处理一个困难和创新的主题,编剧和导演的选择真的是一部剧的关键。

作为“阅文”闭环战略的关键一招,新力所能补的,是影视创作团队的重要一环。自然,原著作者有王娟、申杰、秦文等。被分配了一个又一个适应任务。

《大话西游》收官后,王不知疲倦地投身于《雪中刀》、《庆余年2》、《斗罗大陆》的改编;另一位王牌编剧秦文的名字出现在《我的女婿》《你是我的城营》《他其实没那么爱你》《叛逆》《樊华》等剧的编剧栏里。

人才团队的一大问题是难以量产。国产剧已经很难写很久了,王累的人只能为能写的人努力。快速迭代的内容市场也让从业者很难留出很长一段创作时间。“拿来主义”确实更适合追求短、平、快的影视产业化。

这种游戏传递的不仅仅是观众的经验,更是从业者的创意。累王的好口碑在豆瓣5.8分的《雪中送炭》中被打破。原班人马一直递回来的《大宋少年编年史2》一拖再拖。这部剧于2018年完结,也是王娟运营的最后一部原创剧。

秦文忙碌的原创剧本《今天的他们》被宣布死亡。出品方是企鹅影业、腾讯影业、付正影业、万年影业,但没有新丽传媒。长期分离是常态,转不一定是坏事。

腾讯发布的另一个更明确的信号是“三驾马车”的拆分,新力成为一线“工具人”。

收官不久,腾讯宣布腾讯影业主体部分将由PCG(平台及内容事业群)调整至CDG(企业发展事业群)。

腾讯官方的公告是,调整后,腾讯影业作为腾讯旗下的影视品牌,将专注于时代旋律作品的开发,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商业属性较强的原创IP(知识产权)影视开发工作将交给新丽传媒、阅文集团旗下的阅文影视和PCG旗下的腾讯动漫。

拆分腾讯影业专注于时代主旋律的另一面,意味着新丽剩余的IP资源池很少拥有《天下》而更多的是《我女婿》的人生快意。

02新力能否在对赌协议的后半段喘口气?

好消息是,绑在新力身上的赌博枷锁可以暂时解除了。

在2018年签署155亿收购合同的同时,新力还签署了2018年至2020年净利润分别不低于5亿元、7亿元和9亿元的对赌协议。

2018年,新丽传媒实际实现净利润3.24亿元,距离当时的业绩承诺还差1.76亿元。2019年上半年,新丽传媒实现净利润5.48亿。虽然这一业绩数字远高于华策影视、唐德影视、慈文传媒、欢瑞世纪等头部电视公司,但距离业绩承诺仍有1.52亿元的差距。

2020年,受疫情影响,阅文集团与新丽传媒修改对赌协议,上交了净利润4.29亿元的成绩单。虽然与当初的9亿元相差甚远,但修改后实现了4亿元的最高目标。

阅文集团显然从这次收购中尝到了甜头。修改业绩承诺只是第一步。在最新的财报中读到也肯定了新力的价值。

业绩公告显示,新丽传媒2021年收入12.2亿元,净利润5.3亿元,同比增长24.3%。营收下降了近40%,净利润还能略有上升。新力交上来的这份成绩单是什么颜色?

对比其他披露经营数据的影视制作公司,不难发现,虽然《嗨,妈妈》这匹2021年票房冠军的黑马能够带来更高的产出比,但这一成绩应该不仅仅体现在净利润上,而不体现在营收上。新力2021年的净利润率还是高得离谱。

以最近递交招股书的宁蒙影业公司为例。招股书显示,2018-2021年,宁蒙影业公司毛利率分别为33.7%、22.3%、38.3%、44.8%。

同期,华策影视的毛利率分别为25.92%、18.91%、26.76%和26.6%;慈文传媒的毛利率分别为10.1%、22.75%、-2.92%和15.53%;稻草熊毛利率分别为30.9%、14.1%、23.4%、23.9%。

相比毛利率最高的宁蒙影业,新丽传媒2021年财报净利润率已达43.4%。

没有上市计划,新力本身也不用在财报数据上绞尽脑汁,所以这个数据与其说是新力的军阀,不如说是皇室读者给的黄夹克。

影视寒冬对老玩家更宽容。没有腰部影视公司的粗制滥造,新力的制作能力就有机会展现。进入IP时代后,影视与资本的联姻不再遮遮掩掩,“对赌协议”成为必然的资源战略组合,新丽从中受益匪浅。

腾讯拆分三驾马车后,新丽作为制作环节的话语权得到提升,核心团队有望从持续的项目中抽身。更高效的运行协调机制不应该只存在于“三驾马车”之间。下一步要培养什么样的人才团队,是新力必须要考虑的。

腾讯一贯的跑马机制决定了新力的危机会接踵而至,市场会开始青睐类型化的答案。擅长长袖善舞的新力,需要找到自己的核心竞争力。

03成为“三驾马车”后

从“泛娱乐”到“新文创”,再到“大阅读”,腾讯娱乐不断迭代的过程,也是强者优胜劣汰,弱者逃离。

作为这个战略闭环的关键一步,成为专业的IP改编户,或许是新丽的宿命。

这家曾制作过《悬崖》、《虎妈》、《猫爸》、《一仆二主》等作品的影视公司,拥有强大的制作团队,尤其是编剧团队。客观上不需要网文的“输血”。新力专心读文的目的也很简单:缺钱。

当时,由新力投资3亿元的《如意宫》档期一拖再拖,艺人吴秀波也丑闻缠身。她主演的两部剧播出无望,IPO三次失败。新丽来到十字路口的时候,看完文字能接手,其实是一个皆大欢喜的结果。

命运的礼物已经秘密中标了。现在看来,新力付出的代价并不痛苦。

影视的深耕和敏感,决定了这家公司不会活得很差,腾讯需要的不是有才华的创作者,而是保质保量的执行者。

视频平台都想成为中国的网飞。腾讯影业拆分为CDG(企业发展事业群)后,腾讯的意图逐渐清晰。不仅仅是网飞,中国迪士尼的角色也被赋予了读者。

但另一个事实是,通用IP的副作用正在逐渐显现。

从作者这边一直垄断的阅文集团真的能一劳永逸吗?

食物会过期,明星会过时,随着通俗文学爆发的网文世界,充满了一时的创作热情。大IP不是没有失败的风险。

一个畸形的产品,就是平台总是弄巧成拙的S+级制作。时至今日,一些观剧群体已经将“S+=大烂片”作为观剧指南,新力也未能幸免。

《雪中送炭》的失误,已经释放出一个并不危险但值得警惕的信号:文字和影像的“耻辱”是不一样的,拍血淋淋的文字时是多么尴尬。

过期IP虽然审美狭隘,但却是影视市场中符合标准、能够反复收获收益的“标准品”。这和“年轻人看老剧上瘾”是看似不同的结果,底层逻辑是一致的。

“开启新篇章”对制片方和观众来说都意味着极大的不确定性,而《哈利波特》这样的经典不得不依靠冗长的《神奇动物在哪里》一遍又一遍地刷存在感。

我们不能脱离时代背景来评价任何选择。同样,做内容不讲现状只讲结果,也是无罪之罪。

市场环境和生活状态决定了以新丽为代表的传统影视制作公司选择余地很少。四年后,这种看似改善的现状,不过是弱肉强食的阶段性胜利,胜利者永远在路上。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梦无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aidc.com/5172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11-111-111

在线咨询:

邮件:info@111.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