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热点

“一帐难求”的露营热,成了五一出行”顶流”

“一帐难求”的露营热,成了五一出行“顶流”

五一我哪都去不了,去露营吧。

五一临近,深受年轻人欢迎的露营也越来越火,很多户外品牌都出现了“一帐篷难求”的情况。

在户外木高地旗舰店,帐篷、遮阳篷、户外椅、户外垫等一系列露营装备都贴着灰色的“缺货”标签。

连比较常见的户外挂绳都缺货,无一幸免。网友充分论证了什么是“扫一扫”购物。

携程的数据显示,五一假期露营旅游订单较清明假期增长5倍,4月站内相关关键词日均搜索量较上月增长约1倍。

露营的火就不用说了。自2020年爆发以来,露营逐渐进入大众视野,成为户外活动的主流选择。

艾媒研究院数据显示,2022年,中国露营营地市场规模预计增长18.6%,市场规模将达到354.6亿元。

规模壮大了,入局的人也多了。截至今年3月,中国有超过41,000家营地相关企业。其中,2021年新增企业数量是2020年的近两倍。2021年10月至2022年3月,半年时间新增露营企业近万家。

这两年露营赛道也出现了一些头部品牌。2021年底,成立仅一年的露营品牌“热野”接连获得两笔数千万人民币融资。2022年3月,露营品牌“Hi King”也获得了百万级天使轮融资。

在拥挤的露营赛道中,deus ex的从业者如何借势延续露营热?入局的商业新人的生存状态如何,在这片红海中能喝到几杯汤?

B&B,咖啡店,旅行团,一切都可以露营。

去年第二季度,户外品牌Mugaodi没有发布任何新产品,也没有进行任何推广,但股价却翻了一倍。4月18日,慕高迪股价再次涨停,这意味着慕高迪迎来了一年内的第八个涨停。

荒野之息创始人兼CEO朱贤告诉《商业数据》,“在2020年爆发之前,国内玩家已经扎营一两年了。”疫情前的露营并不是一个冷门项目,而是早已形成了代理和销售户外装备的商业逻辑。

但不可否认的是,疫情确实成为了露营快速爆发的契机,也是朱仙决定创业的一个因素。

疫情导致朱的出境游停止。在他的西北之行中,他发现了一个问题。“路上风景很美,但是没有一个可以停下来坐下来的车站,也没有基础设施来满足供应。”

为了解决需求,朱仙开始采购露营装备。“当时做了一个采购清单,发现采购一整套设备要将近10万。10万美元,你要露营多少次才能回到这里?”

朱仙意识到,高昂的入门价格,整理大大小小近200件装备的耐心,足够的车辆空间,都成为露营的“门槛”。但在这个“死胡同”里,朱仙找到了出路。

从西北回来后,朱仙创业的思路和想法越来越清晰。设备的费用必须从其他地方节省。农村成了解决问题的关键。“露营既能盘活农村闲置的景区资源,又能降低成本。”

通过走降本路线,2021年热荒野年收入达到近2000万元。

无独有偶,另一个头部露营品牌Hi king也在选址上下足了功夫。他们往往选择300多万人口的景点,在距离城市80公里以内的地方扎营。这样既可以打消客户对路途遥远的顾虑,又可以借用景区的基础设施和交通。

“露营经济”远不止装备和营地,连下游的民宿、咖啡店、旅行团等服务行业都想一睹露营的火爆。

成都的一家共享民宿,有四个房间。野营火灾发生后,他们只是在露天阳台上搭了两个帐篷,并在网上预订标题中加入了“露营地”这个关键词。标价是45元一个晚上,居然成了爆款“房”。

有客户在平台上评论说:“我的体验感非常好,感受到了大自然。”

根据PMS工具平台数据,露营平均房价超过B&B平均房价340元/晚。这直接推动了2021年露营商家的平均房间量是民宿的3倍左右,露营的激增也包括了民宿的转型。

方巍(化名)在景德镇开了一家汽车修理店。在社交软件上频繁刷露营内容后,他开始盯着县城的草地停车场。

“县城里都是本地人,你可以把车停在楼下,很少有人会为停车花钱。”但在方巍眼里,这个停车场是一个天然的露营基地。

方巍总共花了44万元租地、买帐篷和设备。开业第一天,骑手们都来凑热闹。“开业前在Tik Tok宣传,第一天就来了近200人。”

方伟的露营基地分为基本区、柴火区、精致区和豪华区。区域按人数收费,每人收费在30元-80元。地区最低消费限定在200元-500元。“我做生意第一天就赚了5000多块钱,比在修理厂工作两个多星期还多。”

除了个体企业对露营的热情,就连旅行团也想分一杯羹。

如今,越来越多的旅游团在项目中加入了“山顶露营”、“户外露营”、“星空露营”等字眼。五一节还没到。已经有超过1000人在美团上购买了以“山顶露营”为关键词的旅游项目,销量已经超过了大多数同类旅行团。

市面上已经开始出现很多咖啡馆,装修成露营风格,电视屏幕上甚至可以看到很多露营的影子。《Hello Life》《咱们露营吧》《老婆的浪漫旅行》等节目一改传统综艺形式,将背景设在露营地。

露营似乎是各行各业的“锦鲤”。只要参与露营,就能赚钱。

露营生意像锦缎一样“钱”吗?

露营风吹遍了整个行业和产业链,但露营赛道真的能赚钱吗?

露营大火后,2021年登记在册的露营相关企业有3万家,非企业、非品牌的小商家数量只会更惊人。但在这些群体中,又有多少人蹭热度,割韭菜呢?有多少人真的想去户外露营?

随着越来越多的企业和商家进入市场,露营市场变得鱼龙混杂。

在小红书里,总是有拔杂草、被坑、环境差、卫生差、踩雷等抱怨。

以花了328元在都江堰体验露营的客户为例。他在美团上看到营地的住房标着“只剩一个房间”,就赶紧买了下来。只是当他到达时,他才发现一件也没卖出去。

而且和网上地图相比,真正的露营场地是“作弊”的露营版,客户说“场地条件极差!蚊子到处都是!或者厕所建在塑料棚里!”

这种靠露营热割韭菜的商家在市场上不在少数。就这样,露营市场越来越浑浊,让更多人担心体验露营。

然而,营地经营者想要为自己的冤屈辩护。方巍经营的户外露营地因为位于水库旁边,上半年遭遇了雨水。

因为没有基础施工,帐篷总是湿漉漉的。在雨季,情况更加严重。“水一涨,连马路都过不了。”方巍又算了一笔账。“因为农业限制,这块地不能浇水泥,只能做离地平台,280块钱一平米。”

现在越来越多的亲子顾客来到营地,生意兴隆,但方巍并不开心。“旁边有个水库,每天都担心孩子会不会淹死。”请提供保安和围栏,这又是一笔新费用。

“要解决这些问题,至少要投入20多万元。”方巍相当无奈。在他看来,专业性是和投入的资金挂钩的。

隐患、灭蚊不到位、环境恶劣、装备质量差等因素,是导致部分客户对露营“体验不佳”的直接原因。

即使是以“精致露营”为卖点的火热荒野,其实一开始也并不精致。朱贤回忆,“那时候经常有顾客抱怨厕所不够卫生,餐饮线也没做好。”

露营最重要的是什么?

喜马拉雅户外用品有限公司董事长张琦曾经就这个问题给出过答案。“如果说风景和环境是消费者来的原因,那么品质和体验才是消费者买单和复购的核心。”

朱仙也渐渐抓住了问题的核心。在邀请社区KOL体验露营的同时,他非常注重普通用户对火热荒野的评论和建议。

比开源节流更重要。只有涌入的客户越来越多,服务质量不断提升,才能坚持露营的“马拉松”。

露营热可持续吗?

环顾四周,你可以看到帐篷像杂草一样蔓延在草坪、湖泊和山上。露营热能保温多久?

“户外有个关键词,叫功能性。”朱贤说。

根据中国研究网的数据,2020年,全球户外用品市场收入将为1610亿美元,预计到2025年收入将达到2246亿美元。

其中,户外服装可以算是异军突起。预计2023年中国户外运动服装市场规模将达到3000亿元,未来将成为服装赛道上极具竞争力的潜力股。

户外产品的积极发展印证了功能在国内市场的重要性。

与大多数观赏性服装不同,户外服装总有“防风保暖效果如何”的疑问“跑起来容易吗?”“抗水性呢?”等提问。

美国第一户外品牌负责人肖洪波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超高的性价比、时尚的外观、独家的技术和材料,让户外产品得到了消费者的认可,市场份额快速提升。”

当露营和户外用品在朋友圈、小红书、Tik Tok等各种社交平台上刷屏时,唱衰露营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多。

各种平台上经常可以看到“疫情一过,露营就爽了”的说法。

山东财经大学文化旅游产业研究中心副主任齐鲁分析,露营文化历史悠久,并将一直存在。但由于“大家的旅行都是以享受为主”,露营成为大众旅游的希望依然渺茫。

在从业者看来,出现多种声音很正常。“当一个事物高速发展的时候,总有人在争论它是好是坏,但是露营已经开始改变大家的生活方式了。”

“当短视行为频繁发生时,它在其他平台上抢夺用户的时间,最终带来巨大的流量和商业价值。露营就是要抢走客户一周七天中最宝贵的两个周末。”朱贤说。

短视频的逻辑是否也适用于露营?只有时间能给出答案。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梦无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aidc.com/5241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11-111-111

在线咨询:

邮件:info@111.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