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热点

轻松筹、水滴筹称要打击「推广费」行为,自身商业模式被诟病

轻松筹水滴筹称要打击「推广费」行为,自身商业模式被诟病

”核心提示”

修复行业信任,平台要“向内看”。

6月15日,豹变发表《救命钱变成服务费,寄生在轻松筹款的灰色链条上》一文,揭露“黑中介”以帮助患者筹款为名收取高额佣金,有的甚至将捐款的70%作为“服务费”,只给患者留下零头。

6月17日,易筹和水滴筹联合发布声明,称注意到媒体报道某第三方机构或个人以帮助其推广集资链接为由,向集资者收取高额“推广费”和“佣金”。

声明中,易筹和水滴筹表示,平台未授权任何第三方机构或个人向集资者提供所谓的推广服务,呼吁电商平台屏蔽提供集资推广服务的店铺。

在声明中,在如何打击侵占患者利益的行业“灰色生产”方面,易到和水滴筹似乎只能做有限的工作。仅表示“平台将配合当地公安机关打击推广链接过程中可能涉及的诈骗行为。”

这些措施主要是针对募捐者的。声明称,一旦有恶意账单,先捐款后返还等。在集资过程中,会被判定为违规。平台将停止集资服务,将集资者列入黑名单,已经筹集的资金将以同样的方式返还给捐赠用户。

事实上,大病众筹是很多身患重病但家庭贫困的患者最后的希望。受“黑中介”伤害最大的,往往是那些求助无门的患者。

这些患者社会关系薄弱,“黑中介”的“目标客户”正是这些走投无路的弱势群体。无奈之下,患者只能被“中介”操纵,被迫接受一个提成70%的“不平等条约”。如果不能重视弱势患者的合理关切,声明中提到的“恶意计费,先捐后还”的打击可能治标不治本。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行业信任危机不是“黑中介”的锅。重疾众筹平台对申请的集资人审核不严,导致家境殷实的人也可以发起集资,加剧了对行业的不信任。

一位河南的网友在“豹变”的文章下留言:我身边有一个人,家里有七套房。两人都是事业单位工作人员,竟然发起大病众筹,说自己名下什么都没有。再也不要相信这些平台了。

此前,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脑溢血住院,家人在水滴筹开始了百万集资。不过后来吴鹤臣被曝在北京有两套房子,名下有一辆车。他的妻子月薪6000元,父母的退休金1万多元。众筹期间,吴鹤臣的老婆还换了一部近6000元的高端手机……引起轩然大波。

此外,大病众筹平台本身的盈利模式也受到了很多人的诟病。《豹变》在文电最高赞,是一位天津网友“浣熊”的留言:我一次捐了20块钱,后来发现付款的时候要给平台交23、3块钱,就不想捐了。需要钱的人是真的不假,但是钱最后到不了他们手里,被一层一层的扒皮。而且很多群里突然出现大量这样的救援链接,真的看不下去。他们管不了,就退了,不想看了。

一位长期关注公益的人士表示,公司本身就是一家做公益生意的商业公司,盈利模式有问题。

不可否认,大病众筹模式确实帮助了很多急需救助的患者,它的存在是合理的。大病众筹平台在打击“灰色生产”时应“向内看”,加强患者背景核查,完善合理服务机制,让条件困难的患者通过合理渠道筹集救命钱,是修复行业信任的当务之急。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梦无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aidc.com/5653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11-111-111

在线咨询:

邮件:info@111.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