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热点

谁是下一个”互联网嘴替”?

最近女明星们或多或少都开发了“互联网嘴替”的功能。

因为布里奇特的一句话“现在的年轻人有事业有爱情吗?有什么就做什么!”成为“互联网嘴替”的肩膀。在综艺《辉煌向前》中,因为“(男生)太帅了,没脑子,刚刚好”“男生会为自己喜欢的人开脱”等语录让无数女生深有同感。

在与布里奇特相关的微博条目中,最热门的话题是#布里奇特是我的互联网嘴替#。就连乔欣自己也发微博“让我看看,这次是谁的嘴秀乔带来的”。

如今的“换口”也成了看剧的“必需品”。在热播的《中国梦》中,孙三娘是观众的传声筒;《传家宝》中“钟秀用嘴看剧”;张雨绮和杨颖的新剧,一个在《加油,妈妈》中为学龄前妈妈发声,一个在《爱情本该如此》中化身独立女性代表。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做“互联网嘴替”。

谁是下一个“互联网嘴替”?

可见,从观众到明星本人,“互联网嘴替”已经成为内部娱乐的刚需。无论是微博中的热搜,还是Tik Tok、哔哩哔哩的二次创作,基于传播和受众的需求,“短、平、快”的金句带着放大的情绪焦虑不断冒出,依靠几十秒的短视频和发言截图,瞬间引爆社交媒体。

与此同时,“互联网嘴替”成为艺人针对的新设计,随着综艺和剧集创新的难度,成为影视行业的创意替代品。阶段性成果包括,在枯燥的综艺过程中,情感亮点的无差别输出,在有限的剧情中,依靠金句共情掩盖剧情短板。

不管观众对此的态度如何,至少有一点是肯定的:在创造人物设定领域(无论是现实生活还是剧情需要),内娱找到了新的捷径。而“营销新世界”的每一次发现,都远不止表面的“文本再造”。

01女明星,人均“张爱玲”

“互联网嘴替”不是可以追溯到人物或者著名场景的梗。广义来说,弹幕、评论、表情包是“换口”的前兆。社交网络上有太多不为人知的事情,没有办法说出来。那些输出精准清爽的文字引起共鸣,音箱自然大受追捧。

尤其是当观察室的模式引入综艺节目后,爱情、亲子、职场等各类真人秀节目都配备了“主持人+明星+情感专家”的阵容。观察室里的各种代表代替了观众对嘉宾一举一动的评论,情绪含量高的话题最容易诞生戳中观众内心的言论。

所以综合观察室就成了“互联网嘴替”的高发区。布里奇特、孙等。都是因为在恋爱综合类节目上表达对两性关系的看法而被二创发酵的。从“人形弹幕”到“互联网嘴替”,布里奇特的著名贡献还包括“拿cp最起劲的人,都是得不到爱情滋养的人。””“如果,万一”的假设是“贷款争吵”. “…

在Bridgette登上“换口”热搜不久,孙又以同样的词条再上一把,通过推理综艺节目中男生失恋的话题,营销他去年在《再见情人》中的言论。有网友调侃说,一个女明星成为“互联网嘴替”最好的方式就是参加一档爱情综艺节目。

还有一种“曲线救国”的情况。在谈到如何看待直播过程中的领口问题时,YCY表示“有领口根本不会影响你”,被粉丝直接戏称为“互联网嘴替”。

按理说,领口这种小事没有太大的讨论空间。但在粉丝关注、明星调侃的氛围中,这个话题在“难说”和“难以启齿”之间输出的金句,却展现出了一点可贵的气质,这正是“换口”最需要的。

采访类节目考古是“互联网嘴替”的另一个经典富矿。小s主持的《康熙来了》和常驻嘉宾曲家瑞的多段剪辑不时被翻出,成为“大胆犀利”的代名词。无论是揭穿嘉宾“你真的假的”还是“你们是什么东西!”,成了“借古讽今”的著名一幕。

就连参加综艺被嘲讽为“假人”的kiku,也因为早年“马宝男”的影射,短暂拉回了舆论场的评论。

从综艺节目传播的剧集来看,婚恋题材、女性题材的国产剧成为了新的“互联网嘴替”集中爆发地,这与塑造一个金句人物的需要有着强烈的关联。越来越多基于交流说出的金句,“互联网嘴替”泛滥。

不难发现,渣男是“互联网嘴替”的标准,这与女性创作题材的指数级增长密切相关。快说的著名场景在女明星参与的综艺节目中居高不下,本质上是近年来过热的女性问题的一种文学反馈。

想在热门话题中分一杯羹的女明星太多了,张爱玲不够。

就像每当人们要强调两性的巨大差异时,总是要牺牲张爱玲的“红白玫瑰”论点。这种“离室留在场”的形式,是从举着一张语录演变到“出口”的。很难说是真正的意识觉醒还是又一次矫枉过正的狂欢。

02国产金句,亩产万斤。

塑造个性是“换口”最早出现的表面原因,而第一个尝到金句甜头的女明星不是布里奇特,而是杨幂。

《七霸说》第七季邀请了杨幂。在一个没有多余设置,只专注于说话的节目中,C位的明星更像是炒锅里的葱花。她并不是能让网络名人美食“七帕说”变得美味的主要成分,但它必须考虑到难以调整的人群。在海选阶段,杨幂以层出不穷的金句成为话题焦点。刘清教授说,她改变了她对明星的刻板印象“原来是犀利女王”。

“有些罪还是要受的。”“极度诚实意味着刀枪不入。”特别是主持人马东问“你会把前任当联系人吗?”她直言“我想我就是网络”……一系列的发言成功给杨幂贴上了“金句女王”和“世界觉醒”的标签,而在“互联网嘴替”被创作出来后,她也成为了顶尖选手之一。

可以发现,围绕着“金句女王”的标签,杨幂的形象不断得到强化,参加《明日之子》的后台采访,在毛发表“恋爱要不要主动”的演讲,打着“大小姐”的旗号出现在古代木偶剧中等等。

这是一个传统的想法,通过放大艺术家的某种特质来创造一个角色,以引起观众的共鸣。虽然近几年人们办了一个人人喊打的节目,但不可否认的是,一个有效的综艺节目不仅能把艺人和其他节目连接起来,还能为演艺事业提供正红利。

但也正因为如此,越来越多的国产剧金句人物几乎成了创作的遗产,复出的白百何首当其冲。

第一,在《我们的婚姻》里,我杀了我的丈夫,劝了我最好的朋友,在职场工作,担心我的宝宝。《醒世恒言》的不断输出配合《我的生活》中的鸡毛,打造女性自我解放的伪命题。后来成了《迎宾》里的“妹子”,嫌弃出轨男人,嘲讽爱晒太阳的女生,把追求者关在厕所里。类似的人都是新瓶装旧酒,想把屏幕前的观众灌醉。

这一切经过剪辑就变成了所谓的“互联网嘴替”,以至于在人物和金句之间很难分清谁是为谁而生。谬误在于,政治正确一旦被文字刚性兜售,很容易滑向毒鸡汤的深渊,反矫情却成了另一种矫情。

在越来越多的“互联网嘴替”的“清醒女性”和“专心事业”出现后,情感问题的讨论空间实际上被压缩了,甚至讨论权回归到了女性本身的表象,这并未能掩盖本质,即大部分“嘴对嘴”的言论都是在主流风中以“独立自由”的名义包装后准确传递的。

说到底,“互联网嘴替”的诞生是为了顺应情绪,满足受众的提神需求,进而成为服务内容和人的营销工具。一旦放进去,就成了话语的盲从者,这正是我们需要警惕的。

03谁更需要“互联网嘴替”呢?

在《中国梦》争议沸沸扬扬的时候,“换口”也充当了第三方视角,双方引用其他各界人士来证明自己的论点。

搬出的证据包括但不限于关汉卿的《文学意义研究论文》、《人民法院报》刊登的关于宋代官员不得杀害官妓的文章、《中国电影报道》对主创人员的采访,甚至清华大学出版社、北京大学出版社的微信官方账号评论。

这些高阶的“嘴代”不排除不相干的话和强行组合的可能,但都可以看作是攻守严密的舆论场的临时盟友。而这种来来往往的热度,就是营销的胜利。

从这个角度来看,“言语替代”不一定是能引起共鸣的金句,也可能是对情感问题的逆向归化。这种变化过程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争议话题对受众和创作的不同影响。

《五十公里桃花坞2》尴尬的九分钟高居热搜榜榜首,每个在极度紧张状态下正常发言的嘉宾都变成了“互联网嘴替”。李雪芹说“不要抢活”,王传君说“不喜欢被推”。尴尬和争议是真人秀引爆社交网络的流量代码。

上一个对这个比较了解的是七年前的《花儿与少年2》。当时还没有“互联网嘴替”,但却被作为反复考古的样本,因为尴尬密度高的节目才是“换口”发挥作用的绝佳战场。

相比其他人的设计,“互联网嘴替”对综艺节目的适配度较高,更容易与剧集无缝对接,成本低,风险小,收益可观。

隐患在于,在人们高度依赖金句输出的情况下,很容易滑向爸爸口味的深渊。即使身边有作品,也逃不过“祸从口出”的机会。

钱景在脱口秀大会上的发言成为众矢之的,随后宋丹丹成为《五十里桃花坞》中“难伺候的长辈”的代表。前后矛盾的“自卑”言论也被列为“出庭作证”。这些基于二次沟通的需求,在墙被大家推倒的时候,很容易被解读成有了另一层意思。

林黛玉疯狂的阴阳文学承前启后,她的激情互联网嘴替激励了未来。网络世界充满了刺激和魅力。人来人往的背后,明星可能比观众更需要“互联网嘴替”这个身份。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梦无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aidc.com/5685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11-111-111

在线咨询:

邮件:info@111.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