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热点

数字时代的焦虑和疲惫:人们为何逃离社交网络?

数字时代的焦虑和疲惫:人们为何逃离社交网络?

在数字时代,社交媒体越来越多地渗透到人们的日常生活中。人们在享受网络社交的便利和快捷的同时,也逐渐被各种信息包围。社交媒体的用户被网络活动中的负面比较、信息过载、社交过载、代际沟通等问题所困扰。越来越多的人感到不知所措,“社交媒体倦怠”现象逐渐蔓延。

那么为什么年轻人会逃避社交媒体呢?有什么办法可以逃离倦怠吗?造成了哪些影响?腾讯媒体研究院的这篇文章将深入剖析“社交媒体倦怠”的深层逻辑以及应对之策。

有没有被社交媒体牵着鼻子走的感觉?朋友圈是不是设置成只能看三天?有没有想过卸载社交软件?

类似的感受和行为并不少见。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尝试退网,不再上网,而是选择屏蔽卸载短视频、社交app,甚至注销ID,选择“网络死亡”。

Telegram的创始人帕维尔·杜罗夫最近分享了他的十条生活建议,其中一条是关于社交媒体的。他说,“来自社交媒体的大量垃圾邮件正在损害我们的幸福和创造力。断电是最好的选择。”

其实以上现象并不新鲜。早在2004年,学者亚当·帕特里克(AdamPatrick)就注意到了这些问题,并首次提出了“社交媒体倦怠”的概念。目前学术界对“什么是社交媒体倦怠”没有明确的定义,但“用户对社交媒体活动产生负面情绪反应(如疲劳、厌倦、不感兴趣)并有退出社交媒体的倾向”被普遍视为其核心概念。

随着社交媒体的发展,这种现象在中国越来越普遍。CNNIC发布的第49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我国网民规模超过10亿。越来越多的用户通过社交媒体分享信息和联系他人。随着用户在日常工作和学习生活中对社交媒体依赖的加深,一些年轻人将大部分时间花在社交媒体上,甚至沉迷其中。然而,在沉浸和觉醒之后,他们厌倦了社交媒体,开始尝试“数字节食”或“数字戒断”。这也使得用户流失逐渐成为各社交媒体平台的紧迫危机。

那么,我们来讨论一下“社交媒体倦怠”的前因后果。

为什么会产生社交媒体倦怠?

1.自我展示和印象管理变得越来越复杂。

社交媒体改变了社会互动和人际交流的方式。在这种背景下,人们在社交媒体上的形象管理变得越来越复杂。

比如,出于职场形象和个人生活的需要,人们会给发布在社交网络上的自拍照添加滤镜,以营造一种“理想的视觉形象”,以求给别人留下“理想的印象”。

以这种方式在目标受众面前构建并呈现一个“理想的自己”,是现代人在社交中常用的交际策略。该理论源于社会心理学家欧文·戈夫曼的代表作《日常生活中的自我呈现》。

此外,根据认知神经学家达马西奥的“三重自我”理论,“自我”的最终形态是自传体自我,塑造自传体自我的过程是个体在现实社会交往和垂直时间流动的过程中找到自己的位置和巩固自己形象的过程。

受他人评价和自我认同的影响,社交媒体用户在是否发布新闻和是否喜欢评论的选择中选择呈现自我,从而塑造自传式的自我。无论是微信朋友圈这样的强关系互动社区,还是微博这样的弱关系交流平台,每个账号个体都不仅仅是在表达和分享,而是不可避免地在“展示”自己,“装饰”自己的生活,经营自己的“个人建立”和“投资”,以获取社会资本。这种投资行为需要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成本。

2.部落边界的收缩与隐私保护。

今天的互联网时代,已经从以前的中心化发展到现在的多元中心化,“部落”时代已经到来。什么是部落?部落是一个利益汇聚的社交生态系统,一群人基于共同的兴趣标签聚在一起讨论。用户的信息获取和社交具有基于地域、兴趣、职业等分层的特点。社交媒体上的大部分部落都是相互孤立的,部落的边界在缩小或者重新调整。

部落边界的收缩对社交媒体用户的影响最大,尤其是年轻人。作为在网络上土生土长的原住民,他们被贴上了独立、特立独行的标签,他们善于快速接收外界信息,倾向于网上交流,坚持自己的观点,这往往会导致误解和冲突。这些问题也会影响家庭关系。长辈出于关心和教育的目的,有时会采取措施干预网上活动,例如,强迫孩子更换头像等。,这可能会降低他们使用社交媒体的兴趣。

最后,人际关系从强势的家人、密友变成了弱势的同事、伙伴,这也增加了被恶意刷屏、转发、评论的风险,于是朋友圈变成了三天可见。总而言之,个人生活接触社交媒体获得的自尊和自信越小,越容易出现社交媒体倦怠。

3.过度连接导致的感知过载。

感知过载是指用户对社交媒体内容的主观感知超出了个体能够处理或有效使用的范围,主要包括社交过载、信息过载和系统功能过载三个方面。

一个人最多能交几个朋友?关于这个问题,英国人类学家、心理学家罗宾·邓巴(RobinDunbar)曾提出“150定律”:人的智力/资源让TA拥有一个稳定的近150人的社交网络,毫无保留,只有5个是亲密支持者的朋友。而社交媒体账号上成百上千的好友,让我们社交超负荷,疲惫不堪,不得不花费大量的精力去维护社交关系。

此外,社交媒体中的信息传播存在“劣币驱逐良币”效应(即低质量信息对高质量的挤出效应),导致社交媒体信息过载。内容整体“价值密度”降低,有价值的内容淹没在过多的内容中,用户寻找有价值内容的成本反而增加。个性化的出现只是在类型上减少了前线,并没有解决数量上的过载。

最后是服务过载,社交软件的功能越来越复杂,学习成本变高,一些过于繁琐的操作让用户疲于应付。而且一些社交媒体平台使用看似客观中立的技术,如算法推荐、热搜榜等作为营销工具,背后隐藏着经济力量的操纵。买热搜、买粉丝、设置虚假账号等行为影响用户体验,消耗用户耐心。

“反连接”下的“信息节制”与“数字饮食”

今天,我们处于一个“互联社会”。从“社会化”的角度来看,今天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被“连接”所取代。每一个富有个性的具体的人,都被还原为一个抽象单薄的数据收发节点,被视为透明无感情的流量。“连接”消灭了“远”,只是消灭了“近”,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彻底的冷漠。人与人之间的“亲近”消失了,再也感受不到“接近”和“亲近”,反而沉浸在未来的风险中。

因为在一个互联的社会中,借助社交媒体的传播,灾难、危险和坏消息会在第一时间传播得很远很广,风险事件变得可见和可感知,让人不安。

而且在连接社会中,社交媒体充满了冲动和对立,人们开始通过“反讽保护”和“抽象文化”来避免不必要的纷争。这让困在其中的人感到疲惫和无助。

此时,“数字饮食”应运而生,为用户的“反连接”提供了新的方向。“数字节食”也可以称为“数字禁食”,即对铺天盖地的数字信息要像节食一样有节制地对待,数字信息的摄入量要适当。

甚至一些激进的人也开始了“自制戒律”、“信息禁欲”。豆瓣上,数万队员聚集在“禁欲XX”群。小组通过打卡、科普、经验介绍等形式,帮助参与者进行各种“禁欲”。比如,戒购物、戒短视频、戒社交媒体,甚至戒手机、戒互联网本身都在戒之列。

这种现象在全世界都很普遍。2018年,HillHolliday发布的Z世代社交媒体调查报告显示,超过一半的年轻人减少了对社交媒体的使用,34%的年轻人停止使用社交媒体。当用户被大量信息包围,需要花费大量时间维护与这些社交网络的关系时,部分用户会选择远离和放弃社交媒体。

互联网用户对连接和反连接的选择不仅是用户的情境需要,也是用户作为具有主观意识的人的一项新权利。当然,“反连接”并不意味着呼吁数字信息的“零接触”,这显然是不现实的,因为人们获取信息就像生活必需品一样不可或缺。

“信息撤退”并不现实,“数字节食”对于疲于应对信息大潮的受众来说是一种有效的方式。有利于摆脱社交倦怠的负面情绪,有利于他们的身心健康。“数字节食”的意识和能力在未来可能作为一种新的网络素养,是人们在网络时代保持独立自主的一个基础。

理想的互联网叫做“解除焦虑的瓦尔登湖”。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胡郁教授说,面对自然之水可以得到瓦尔登湖的宁静和满足,面对信息之海只能激发无尽的焦虑。

如果理想的互联网媒体是缓解焦虑的瓦尔登湖,那么保持思考就是通往瓦尔登湖的唯一捷径。那么,实现“数字节食”的现实途径有哪些呢?

“社交媒体倦怠”催生科技行业新风口。

“信息过载”和“过度连接”,以及社交媒体上极端、暴力、炫耀、谣言等信息的流行,引发了“逃离社交媒体”的潮流。

这种抵制趋势也影响到了科技行业。许多科技公司已经开始采取各种措施来纠正它,比如淡化算法推荐的功能比例,或者推出人工编辑的产品。比如新闻APP“穿越过道阅读”和Chrome浏览器“逃离泡沫”插件,都是在技术上纠正信息偏差。

Twitter和Instagram也已经宣布重新开放按时间顺序排列的信息流选项,允许用户在算法信息流之外选择按时间顺序显示信息。2021年底,脸书新闻部推出了一款名为Bulletin的信息App,采用人工编辑和筛选。

在新闻行业,简讯,或者说“新闻信”,越来越热。据维基百科记载,新闻书信最早出现在公元1世纪后的罗马,随后成为欧洲广泛流传的手写交流形式,最后随着18世纪报纸的盛行而衰落。

通讯在上个世纪相当流行,但一直没有火起来。如今,随着近年来“信息过载”和“过度连接”导致的社会倦怠,时事通讯的主要创意服务平台Substack等产品获得了新生。

在嘈杂的社交媒体背景下,简讯让用户摆脱算法的影响,可以自主订阅自己感兴趣的信息源,减少无用信息的获取;创作者与订阅者的关系更加直接平等,每个订阅者都可以通过邮件直接与创作者沟通;而创作者直接“拥有”粉丝,内容则可以直接发送给订阅者,不需要经过算法的筛选和屏蔽。

另一个新推出的英文平台Letter.wiki也是一个例子。Letter.wiki是一个英文在线辩论平台,里面所有的观点和谈话都是以书信的形式出现,内容是保罗万象。Letter.wiki作为一个严肃评论的平台,吸引了大量一流的学者。与一般的作者专栏不同,Letter.wiki上的每个作者都要通过正式的信件进行交流,不支持即时评论。这也让每一个作者在发言前都经过深思熟虑,保证了互动的深度。

此外,播客再次流行。播客和网络电台一样,是一种可以订阅、定期更新、有固定主机的长音频内容形式。

相比图片、文字、视频,播客获取信息的效率相对较低。但听觉也有自己的优势,可以让情感和真诚的密度同时变高。除此之外,还有一些特殊的优势:私密性(戴上耳机后)、单一性(听觉可以消除多种因素造成的视觉干扰)、融合性(视觉,尤其是视频,会独自“创造”一个空间,而音频可以融入到现实空间中)。

有趣的是,在信息匮乏的时代,人类为了传播信息,与他人建立联系,发明了电报、电话、广播、电视、互联网等媒体技术。然而,在信息资源极其丰富的今天,人们开始担心信息过载和过度连接。

这一切,正如学者彭岚所说,互联网的运动更像是钟摆运动。从它的运营规则到具体的产品,都在不断摇摆,而且这种摇摆在未来还会继续。社交媒体倦怠不是一个结果,而是一个过程,反连接不是唯一或最终的答案。技术之下,如何优化用户体验,为人们的自由均衡发展提供更好的基础,是每一个互联网居民需要认真思考的问题。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梦无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aidc.com/5956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11-111-111

在线咨询:

邮件:info@111.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