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天津爆炸”随时向我们袭来

摘要 : 类似“天津爆炸”的风险随时都可能向我们袭来,它不是危险品爆炸,就可能是工厂爆炸,不是高铁追尾,就是电梯吃人……风险无处不在,我们正走入现代性的理性困境之中。

警惕“天津爆炸”随时向我们袭来

廖保平

“天津爆炸事故”无疑是昨晚至今天最大的新闻,注意不只是国内新闻的头条,也是世界新闻的头 条。事情是,8月12日晚11:20左右,天津港国际物流中心区域内瑞海公司所属危险品仓库发生爆炸,爆炸物品是集装箱内的易燃易爆物品,造成数十人死亡 (包括消防员),400余人受伤。

“事情仍在进一步调查之中”,我们有无数个理由可以追问爆炸的原因,以及爆炸造成的生命财产损失的人为原因,政府应急反应,对信息应对态度等,只有不断地追问,才能逼近真相,逼近责任,离远风险,远离灾难。

然而,我们又不得不残酷地面对这样一个现实,在一个风险社会里,类似“天津爆炸”的风险随时都可能向我们袭来,它不是危险品爆炸,就可能是工厂爆炸,不是高铁追尾,就是电梯吃人……风险无处不在,我们正走入现代性的理性困境之中。

德国著名社会学家乌尔里希·贝克在其著作《风险社会》中,将后现代社会诠释为风险社会,形象人 们地比喻成“生活在文明的火山上”。是的,文明让我们生活更加快捷、舒服、高效,可以说我们现在因为文明的高度发达,一辈子所经历,所尝试,所获得的知 识、经历、信息,所看到的世界,所走过的路……,是农耕时代两、三辈子都不止。这是文明带给我们的好处,声、光、电、网等等先进技术正在让人的想象、触 觉、意志无限延伸,人类从未如此展现丰富发达的技术文明,如此改变我们的生活,我们享受着技术文明带来的一切好处。

然而,任何事物都有正反面,乌尔里希·贝克在其著作《风险社会》中说,人类面临着威胁其生存的 由社会所制造的风险,我们身处其中的社会充斥着组织化不负责任的态度,尤其是,风险的制造者以风险牺牲品为代价来保护自己的利益。这些风险可能是由经济制 度、法律制度和政治制度制造出来的,会导致社会资源的重新分配,社会阶层的重新洗牌,利益格局的重新调整等,并由此形成社会分配两极分化,利益冲突、阶层 冲突等,将社会导入风险社会。不夸张地说,中国目前的社会阶段,就是一个社会矛盾激化的高风险时期。

在此,我们不对经济制度、法律制度和政治制度制造出来的风险加以评论,单就技术文明或技术制度 而言,这种风险已经屡见不鲜,使我们生活在一个完全不同于农耕时代的社会。比如说,在农耕时代,我们不可能会遭遇天津爆炸——第一次爆炸相当于近7个战斧 式巡航导弹的能量,第二次爆炸的能量相当于46个战斧式巡航导弹落地爆炸。

在农耕社会,经验丰富的人会告诉你:“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对类似危墙这种风险的判断是非常 容易的,避险也相对容易。但是在现代社会,一个人对危墙的风险的判断是容易的,但未必对煤气管,对用电,对药品使用,甚至对吃饭的风险是清楚的。相对于古 人,自然灾害的风险可能在下降,而人类自己创造的文明产品的风险却在不断上升,人类自身制造的风险已经远远超过古代。

举个例子说,我们已经身于一个越来越典型的工业食品时代,我们面对的食品中,很少有不是经过工 业加工而成的。在食品生产、加工、运输的种种过程中,无一不有工业化的身影。于是我们看到,食品在生产过程中,存在着人工饲料催长、催肥等改变动植物生长 周期的工业技术的运用,甚至连转基因的食品也产生了;在食品的加工过程中,存在着为了所谓的“美味”和“卖相”而添加各种化学物质的事;在食品运输保存过 程中,为了延长保质期,而在食品中添加防腐剂等等。

一句话,从食品的生产到最后进入人的嘴里,经历了无数个工业化“加工”的环节,最后进入我们嘴 里的,是完完整整的工业食品。经过那么多的工业加工环节,其实可以美其名曰为技术文明处理,这些食品虽然还是人类经过千万年来从自然中“认证”的适合人类 食用的食品,但不再是纯天然的“绿色食品”了。

虽然每个工业加工环节都有严格的标准,但在经历了这么多环节,而且又是如此的高度专业化,普通 人很快丧失安全辨识能力,任何一个环节出点一点纰漏,都将会造成严重后果。因为,工业食品加工高度专业化,令普通人难以掌握安全辨识能力;加之工业食品的 特点之一就是批量生产,其安全风险甚至可以涉及全球,危害面大。因此,在这个工业化的食品时代,食品风险要远远大于从前。

同样地,天津爆炸事故中所谓的“危险品”究竟是什么,有什么样的危害,如何堆放管理,居民小区 距离这些“危险品”只有700米到底合不合适,这对普通人来说,完全没法进行专业判断。这需要企业,尤其是政府在技术制度上提供非常高监督要求。公众理所 当然要求政府提供不仅是高效的、尽职的,而且是专业的、精细的公共服务,促使企业按照严格的、专业的标准去规划、管理,去规避风险。

其他技术事物也是如此。如果政府缺乏专业的、精细的公共服务,一个错误的指挥调度可以造成一场 灾难,也有可能在灾难救援中造成次生灾难。仍以天津爆炸事件为例,有人怀疑,这次消防人员伤亡惨重,是不是因为专业性不够,对起火的化学品缺乏认知,如果 是钾、钠之类,用水灭火就等于放炸弹。事实是不是如此有待调查,但缺乏专业的、精细的公共服务一定不适应风险社会管理的基本要求,专业的、精细的公共服务 是现代社会的标配,否则,一定是风险灾难重重。

我们身处“天津爆炸”随时袭来的社会,我们又无法让自己成为掌握各种技术风险判断的全能型人 才,必须要求生产企业牢牢把握整个安全流程,必须要求监管部门提供专业精细的公共服务,从源头上去抓企业安全,制定和提高企业生产、产品加工、运输、使用 等各个环节的标准,强化安全检查检测,做民众安全的守门员。如此,才可能减少“天津爆炸”事件的发生。

您可能对以下内容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