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论聚焦天津爆炸,追问真相正当其时

摘要 : 追问和揭露就如同阳光,让不明的信息公开,让黑暗的操作曝光,让权力受到监督,让监管尽责职尽,让犯罪、失职得到惩处。

舆论聚焦天津爆炸,追问真相正当其时

舆论聚焦天津爆炸,追问真相正当其时

鲁迅先生曾说:长歌当哭,是必须在痛定之后的。天津爆炸事件,对于逝者的亲属,还处在失去亲人的沉痛之中,对于一个城市,还处在救治安抚的困扰之中。有一种论调说,在上上下下都在忙着救援的时候,媒体忙着渲染灾情,揭露质疑后台内幕不合时宜。

这种论调貌似有理,却忽略了舆论传播的规律。通常,事件与自己有切身利益关系,人们才会持续关注事件的发展变化,否则,哪怕是非常惨烈的事故,也会如陶渊明在《挽歌》中说“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世界从不缺乏新闻,人们的注意力又会被其他的热点所吸引。

正是因为如此,很有必要在救援的时候,充分报道灾情,揭露后台内幕。因为关注就是一种力量,在 事件最受人们关注的时候,利用舆论压力,能够更加容易让相关责任方接爱调查,并趁热打铁,趁势而上,让整个事件的前因后果昭然于天下,让受害者得到应有的 对待,让责任人得到应有的处罚。

面对习惯于“捂盖子”,不习惯信息公开的官员,揭露质疑是迫逼其信息公开的最好办法。当谣言四处传播的时候,你不能假装看不见,你不出来公开信息,或是姗姗来迟地公布,只会越发混乱,只会遭到更大的舆论。舆论有时会推着事件走,很多时候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没有追问就没有反思,没有反思就没有改进,然而,无论政府还是官员,出于利益的考虑,都会倾向于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希望“坏事不出门,好事传千里”。如果不趁着舆论聚焦的时候“穷追猛打”,而是搞什么“穷寇莫追”,会错失质疑揭露的绝好机会,错失反思的最好时机。

一些人最希望打着不要给救援添乱的旗子,阻止媒体的揭露和追问,逃避舆论压力,淡出公众的视 线,变成沉默的黑洞,这样,他们就在事件的处理上夺回主动权、主导权,按照他们的老套路办,最终一定是不利于社会和公众的,问责的皮鞭可能会高高举起,轻 轻落下。而没有深刻的反思,等于埋下了下一次灾害的引线。那些一再发生事故的地方,几乎无不是疏于反思,教训吸引不够,在同一个地方再次犯错。

远的例子不说了,单就这次天津爆炸而言,8月6日天津市安监局在官网报道了一次谈心会:市政府 副秘书长、市安全监管局局长,滨海新区、西青区等6个重点区县政府分管负责同志,中石化、中石油、中航油驻津企业负责同志和天津市能源集团、渤化集团、天 津石化等20余家重点企业负责同志参加谈心对话。相信在这次谈心会上,监管部门也会提到过去天津在生产安全上的一些事件,讲到一些教训,提到对企业的要 求,但是,这注定是一次气氛友好的茶话会,果然,一周之后我们能得见,当地监管部门在啪啪啪地打自己的脸。

基于这样的理解,对于天津爆炸,我认为现在仍然是充分报道灾情,揭露质疑后台内幕的时候,而不是表彰先进,感动于“最帅的逆行”的时候。事实上,直到本文成稿,救援仍在进行当中:已搜救出32人;一名失联的官兵获救;又有四名消防员确认罹难……

而让人不得不质疑的是,事件已发生过去一天多时间,仍然不明白爆炸的化学品成分!这真是不可理喻了,如果爆炸物的化学成分都无法确认,那么也就可以理解为消防员的操作基本上是盲人骑瞎马,虽然“最帅的逆行”很感人,却是以无谓的牺牲为代价,这样的代价实在太大!

我们还需要追问和揭露的是,涉事公司瑞海国际到底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目前都只是觉得这家公司 很神秘,跟某大领导有关系,可是具体情况如何,背后的水到底有多深,以及人民日报“侠客岛”公号所质疑的:“瑞海国际有没有取得当地安监部门的危险化学品 经营许可证?为什么拥有港口经营许可证,就可以不要危险化学品经营许可证了呢?一个是在港口的业务经营许可,一个是人命关天的危险品存储经营,这两块业务 并不互相涵盖,为什么就能省却最重要的一个许可证?”这背后有没有腐败,有没有权钱交易,都值得揭个底朝天。

我们还需要追问和揭露,为什么堆放大量危险化学品的仓库与居民区离得如此近,只有600多米。 而据2001年,国家安监局就颁布了《危险化学品经营企业开业条件和技术要求》。其中,明确规定大中型危险化学品仓库应与周围公共建筑物、交通干线(公 路、铁路、水路)、工矿企业等距离至少保持1000m。为什么1000米的安全红线没有守?为什么如此近的距离缺乏国际通行的隔离带?

追问和揭露就如同阳光,让不明的信息公开,让黑暗的操作曝光,让权力受到监督,让监管尽责职尽,让犯罪、失职得到惩处。逼迫政府部门直面问题,坦诚回应,公开信息,提升政府公信力。质疑和揭露越多,问题才不会越积越多,矛盾越来越大,成为爆炸性的一击。

您可能对以下内容感兴趣